大麻的迷思與危害

顏寶倫醫生 | 2021-11-11
很多「心思思」、喜好新鮮的年輕人,一方面低估了大麻的毒害,另一方面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加上混淆是非的論點,結果在思想裏「中和」了毒品的禍害,為自己找到藉口去吸服第一口大麻。

大麻,其實沒有什麼迷思,肯定地說:「大麻是毒品」,是毒害身體健康、破壞心智情緒、影響社交發展的毒品,禍害不用置疑。

但「支持」大麻的人卻總想找出不少似是而非、混淆邏輯的理由,提出一些「迷思」來合理化它的「使用」;這當然是以我們的年輕人為目標,吸引他們嘗試吸食第一口,之後就不能抽身。大麻就是年輕人健康的一大危害!

早前於9月24日保安局禁毒處舉辦了主題為「應對吸食大麻問題」網上專題講座,邀請了多位官員、學者、醫生、社工作講解和研討,以及請來兩位成功戒毒的朋友以過來人的經歷作分享。家庭醫生為照顧社區家庭的最前線,對大麻毒害年輕人問題尤其關心,也應要更清楚這問題的最新資料和變化。

可減輕焦慮只是噱頭

大麻是從大麻屬植物製成的毒品,天然植物裏的化學成份眾多,統稱為「大麻素」(Cannabinoids),當中最強烈導致成癮的有毒化學成份為「四氫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THC)。THC在香港屬危險藥物,不論成份或濃度多少,販賣或管有都屬違法。因着利之所在,現在種植出來大麻的品種,內裏THC的成份愈來愈多;除了植物的大麻外,也有經提煉出來的「大麻樹脂」(Cannabis resin),所含的THC成份當然比植物大麻濃得多。

大麻裏的THC是毒品,但麻煩的是,就是大麻裏有其他聲稱「有效」的成份,但卻沒有被列為毒藥或被管制藥,其中最重要的是「大麻二酚」(Cannabidiol, CBD)。CBD並非受危險藥物條例管制的成份,藥理上並沒有精神活性,卻被聲稱為有放鬆緊張、減輕焦慮、鎮痛的效用;但事實就是沒有嚴格的研究證實,所聲稱的效用均是有利益衝突者的宣傳噱頭(比如說我要賣某種健康的產品,也可以宣傳說自己有若干療效,但其實根本沒有實證去證明,也不需要依從管制藥物的法例)。但因為CBD不受管制,便於近年大肆用於很多食品和健康產品之上。其賣點就是「踩界」:似大麻但沒有違法,最受愛新鮮刺激的年輕人歡迎。

但另一個麻煩,就是聲稱只含CBD成份的物品,很有可能在提煉時都混有THC這「雜質」:這或許可以解釋了其「效用」,但若含有THC也等同於違了法,也就是服用了大麻的毒質,甚至最終會上癮。

潮流導致近年大流行

濫藥和吸毒也有其「潮流」,若有新的毒品出現,便會有更多人濫用,如20年前出現的「K仔」(氯胺酮,Ketamine)、近10年出現的「冰」(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但大麻就絕非新鮮的毒品,這「老套」的毒品卻因着多項社會文化因素,近年在年輕一輩泛濫起來。近年在西方年輕人流行的派對當中,大麻成為了最受歡迎的毒物,年輕人便將大麻和Hip hop文化、夾Band、電子音樂等正當的活動聯繫了起來。當年輕人參與流行文化活動時,若果將吸服大麻視為其中一部分,加上朋輩互相影響,也便解釋到大麻近年的「大流行」!

正因為大麻這毒品在西方多地社會的大流行和失控,其「普遍度」已經到了不可能有效禁絕的地步,在以「控制損害」前提下,這些地區唯有將大麻的服用「非刑事化」(比「合法化」更準確的用詞),但也必須在嚴格的規範和監管下才能管有和販賣,絕對不是「冇王管」!

但這對「支持」大麻者(很大部分都是有利益衝突的謀利者)來說,卻也等於是為其打氣,以「合法化」作為其宣傳伎倆,並推出更多有大麻成份的產品。支持者(銷售者)更懂得將大麻和一些正面的價值觀,如「自由自主」、「平權」、「反權威」、「追求自然靈性」、「創作靈感」等聯繫起來,這對年輕人也是另一層次的吸引力。

那到底大麻是否真的「冇咁毒」,甚至只是「更開心的煙仔」呢?大麻是毒品,當中最有害的成份是THC,會令人上癮,對健康有短期及長期的傷害。THC基本上對腦部的所有組織和功能都有影響,包括產生幻覺、智力受損、焦慮抑鬱、專注力下降、感官扭曲(視覺、聽覺、觸覺、時間感);對年輕人的腦部發展更是有害。但另外一個情況也是事實:因大量服用大麻所致的急性中毒引致的死亡或嚴重事故,相對於其他毒品是比較少見;大麻比較其他毒品,似乎也沒有某些特別嚇人的毒害(如海洛英抑制呼吸、K仔會「KO」膀胱、冰毒會急性神志失常);這也許便會給人一個錯誤印象,以為大麻就是「冇咁毒」。

成癮與毒害不容輕視

關於「大麻成癮」(Cannabis Use Disorder:成癮就是不斷渴望毒品、要愈用愈多才有效、停用會出現斷癮的徵狀、生活每部分都被毒品操控着)的比率,不同研究有不同數字,平均為35%。35%這個大麻成癮普遍度,若與其他毒品,甚至和吸煙比較,似乎並不算高。這又成為大麻支持者的「理據」:「吸服大麻唔會上癮,不妨試試啊!」但35%這成癮率怎會算是低啊!不幸是很多「心思思」、喜好新鮮的年輕人,就是一方面「低估」了大麻的毒害,另一方面「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加上以上混淆是非的論點,結果就是在思想裏「中和」了毒品的禍害,為自己找到藉口,去吸服第一口大麻。

服用大麻會明顯增加患上其他精神病的風險:增加患上思覺失調的風險2至4倍、躁鬱症風險3倍、抑鬱症風險2倍、焦慮症風險2倍。大麻也被證實是會打開「濫藥入口」,開始濫用後就增加使用更有害毒品,如冰毒、海洛英等的機會。若果年輕人真的以為大麻是一試無妨,也就真的是中計了:吸了第一口大麻後,更大的麻煩就肯定會跟隨出現,自己也不再能自控了。

當然年輕人必定有其困惱煩憂才會接觸大麻,除了一味譴責大麻的毒害外,更重要是如何陪伴和扶持年輕人,聆聽他們心中的話,一同經歷艱難的時刻。家庭醫生在社區最前線,是協助年輕人和其家人解決各種問題的重要支援和引領者,在不同層面都可以預防濫毒的問題。

www.hkcfp.org.hk

撰文 : 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健康] 大麻易成癮不容輕視,醫生訊息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