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出的痛(下)

麥棨諾醫生 | 2021-12-10
在香港,如然然的小孩並不罕見,她們生而有缺陷,卻得不到適切幫助。

然然的病影響到其嘴部肌肉,限制了她的語言發展,產生發音不清、構音不全等的問題。她的痛,只能憋在心中,吐不出來,她糾結極了,卻又不知如何處理,只好裝病來逃避讓她懼怕的學校,當在學校遇上不公之事,然然會把觸手可及的物件擲向照顧者。

無奈的是,面對然然的狀況,媽媽苦無對策,不單是控制不了她的情緒,更加無可奈何的是,似乎完全找不到然然喘息的機會。媽媽多番與學校溝通,希望學校能根據她的特殊情況稍作調適。然而,學校不但沒有體諒她的病情,更堅持一視同仁的重要性,希望媽媽能多作在家教育,讓然然趕上學校的進度,以免令學校的排名因而大為落後。

媽媽不是沒想過為然然轉校,她自行申請了一些為特殊學習需要兒童而設的學校,可是,就是因為然然的智力不夠「低」,她的申請被一一拒絕。我一方面處方輕劑量的藥物,讓她減少經常鬧情緒的情況,另一方面打探一些可能適合然然的學校。然而,香港的制度似乎很習慣把然然般的人士邊緣化,我建議媽媽嘗試為她報讀一些標榜愉快學習的學校,但全都於面試後杳無音信,只是含糊地指未能配合然然的需要。我花了不少的時間,轉轉折折找了有相關經驗的社工跟進然然的個案,花了幾個月的時光,才稍微出現絲絲的曙光。媽媽轉告我,社工幫然然物色了一間特殊學校,初步願意收讀她入學。得知好消息後,我才略為放下心頭的大石,只是心中仍然為她的茫茫前路憂心不已。

在香港,如然然的小孩並不罕見,她們生而有缺陷,卻得不到適切幫助。然然性格溫和,只是遇上不公平對待,才牽引出她的波動情緒。假若她及早確診,有專業人士教導表達及社交技巧,而政府又能讓她得到特殊照料,而非被迫入讀主流學校受盡歧視冷眼,然然會得到一個截然不同的童年。只要不再被不合理的社會制度所包圍,她日後的人生路也會與壓迫和妥協說再見,心靈的傷才不至成為身體的痛。

作者為精神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注重精神健康,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