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解釋的痕癢

侯鈞翔醫生 | 2022-01-03
醫生看着病人頭髮狂亂蓬鬆,雙眼無神,有一對大大的黑眼圈,想像着她這兩個多月是怎麼過的。徹夜與痕癢搏鬥,根本沒可能安睡。

Joanne坐下不到10秒,已上下全身在不停搲,說話到了一半,又站起來拉起褲管,再搲一大輪。

在過去兩個月,她搽了無數坊間買到的東西,通通往身上塗抹,四方好友,認識和不認識的,都向她推薦各種靈丹妙藥,通通無效。她擔心自己身體有什麼狀況,做了很多身體檢查,完全不知原因何在。

和大部分病人一樣,她懷疑是幾個月前吃了一次滷水鵝,也擔心是否半年前打的新冠疫苗。

我看着她頭髮狂亂蓬鬆,雙眼無神,有一對大大的黑眼圈,想像着她這兩個多月是怎麼過的。徹夜與痕癢搏鬥,根本沒可能安睡。在家中還有一個自閉症的小孩,白天要在酒樓工作。

我反覆思量,最終還是決定為她做一個切片檢查。切片,即切除部分皮膚組織送往病理科作進一步分析研究。Joanne過了一段不容易的日子,我也不想胡亂花費在沒有太大意義的檢查或治療程序上,每一步都必須有必要性,彈無虛發。

在手術室,我拿着她的手臂細意找一個合適位置做切片,這時Joanne忍不住哭了。兩個月的疾病煎熬,似乎可以有個說法吧?

Joanne幽幽地告訴我,這兩個月無論見親人、朋友,每一個人無不退避三舍,碰也不敢碰她。我是第一個『敢』碰她的人。

那刻,我有個衝動,想告訴她我一定要醫好她。我對自己說,要有信心。但必須努力去思考,這到底是什麼疾病?我必須冷靜,不能衝動。

樣本送到病理科,我和主管李醫生通了電話,這是皮膚臨床斷症的重要手段。這種溝通,是臨床與病理互相認證(clinical pathological correlation)。在病變的皮膚組織,出現不正常的嗜酸細胞。

「藥疹?」我問。

「還有一個可能性」李醫生說,有點慧黠的語氣。

我想了想,「是昆蟲?」

「對。」

我叫Joanne停下所有服用中的補充品,全屋大清潔。一星期後,皮膚明顯改善。

作者為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皮膚痕癢尋原因,醫生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