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試菌

顧小培 | 2022-08-03
兩位科學家在胃潰瘍病人的「胃組織切片」中,發現一些細菌的蹤跡。它與胃臟以至消化系統中的各種不適,有沒有關連?在審視環境證據的過程中,須有負面性的研究,試看「如果沒有它」,是不是會「沒有潰瘍」;至於正面性的研究,則是想辦法查究「如果有了它」,是不是同時也就「有潰瘍」。

在很多地方的肉店,出售的貨物都藏好,只有店員才能拿到。顧客向店員表明想買什麼,後者把東西取出來;適當處理後,顧客付款;一手交錢,一手收貨。自從有了超級市場,這步驟簡易多了。貨品已預先包好,標上價錢,置於設有活動門的冷藏櫃內,公眾觸手可及。要買什麼,逕行自己拿,之後往收銀處交易,銀貨兩訖。
聽說現今在美國一些地方例如紐約,不少商店把貨品都鎖起來,不容自取,須由店員逐一拿到貨款後才交收。原因是警方聲明警力不足;每當有盜竊而被盜取之物若低於某個金額,毋須亦無從報案。因為縱使報了兼有確切犯罪證據,警察也不能騰出時間來查究。
其實,在繁榮熱鬧市區,很多店舖都裝上閉路電視。若有賊人偷東西,無論蒙面也好,喬裝也好,總有蛛絲馬跡留下來,得以繩之以法。攝錄範圍往往包括店中及門外,所有經過的人在電視鏡頭下都無所遁形。現在的問題並不是在於「能否把犯法之徒揪出來」,而是捉到了也無補於事。
當然,在閉路電視錄影記錄中查看,只能得到初步的資訊。比方,從地下鐵爆炸案的現場錄影帶,得以看見一些形跡可疑的人物,估計他們有可能與爆炸案有關,也有可能完全無關;尚須深究下去,才能下斷語。該怎樣做?須搜集正面(Positive)和負面(Negative)的環境證據。
昨天談到,兩位科學家在胃潰瘍病人的「胃組織切片」中,發現一些細菌的蹤跡。它與胃臟以至消化系統中的各種不適,有沒有關連?在審視環境證據的過程中,須有負面性的研究,試看「如果沒有它」,是不是會「沒有潰瘍」;至於正面性的研究,則是想辦法查究「如果有了它」,是不是同時也就「有潰瘍」。前者的方法是,找一些已患病者,就那些細菌,服用針對性的抗生素,看看能否藉之改善潰瘍的病情。這樣做輕而易舉。後者的做法,是叫一些沒有潰瘍的「願意參與實驗者」(volunteers),故意取這細菌吞下,看看他們會不會因此得到胃潰瘍;而要找這種志願者,有一定程度的困難。
其中一位科學家馬歇爾(Barry Marshall),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慷慨就義,真的這樣做了。他將這細菌孤立地培植出來,供實驗之用,毫不猶豫飲下帶菌的液體,果然得了胃炎,也就是潰瘍的前身。從而證實,這細菌叫「幽門螺旋桿菌」,正是元兇。

(編者按:顧小培最新著作《樂活知食 踢走都市病》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