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症

顧小培 | 2022-11-25
有這樣的傳說:西藏人一生之中,只在三次人生特別階段時洗澡,包括出生、結婚及死亡。

昨天談及,曾有義工醫療服務隊去到西藏,為當地人提供白內障手術治盲。眼疾患者之中有一位小孩。醫生見到他十隻手指的指甲上,都有一條條深黑色的髒邊。問起來,原來已有三年未曾沐浴。
有這樣的傳說:西藏人一生之中,只在三次人生特別階段時洗澡,包括出生、結婚及死亡。這說法可能誇張了一些,但居於高山之地的人少沐浴,他們更勸告外來人士也這樣做,那卻是事實;因為沐浴可以增加「缺氧」風險。
我們不可以不呼吸,為的是需從空氣中不停地取得氧氣供應。「缺氧」的狀態可以帶來一個叫「低酸素症狀」(Hypoxia)的身體狀況。空氣中的氧氣成份佔總體約五分之一;若低於此濃度,身體可產生急性病理變化。在高山(指海拔2500米以上)的地方,空氣中的氧成份較稀薄,可以帶來「高原肺水腫」(High Altitude Pulmonary Edema, HAPE)的缺失,俗稱「高山症」;嚴重時可造成永久性傷殘,甚至致死。
然則為什麼西藏原居民少有這種問題?簡單的解釋是,已經適應了。若進一步研究,可以見到他們原來具有特多紅血球。紅血球來自骨髓。在製造的過程中,主要涉及一個來自腎臟、叫「紅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簡稱EPO)的蛋白質。是什麼因素刺激腎臟製造EPO的?是身體對氧氣的需求。腎細胞有一個叫「缺氧衍生因子」(Hypoxia Inducible Factor, HIF)的蛋白質。若有HIF附於EPO遺傳基因的開關掣上,可啟動「EPO基因」製造EPO。
身體不絕地有收納氧分子的需要,腎細胞也就不停地製造HIF。不過,在正常情況下,HIF會被一個叫HIF Prolyl Hydroxylase的酵素「羥化」(Hydroxylation)。細胞內有另一個叫Ubiquitin Ligases的酵素。它能在「經過羥化」的HIF之上貼上一個叫Ubiquitin的蛋白質。有了這個標籤,細胞內的垃圾處理系統(叫蛋白酶體Proteasome),會把已被羥化了的HIF消化掉,從而將一些不須用到的「製造紅血球」步驟叫停。但這個HIF Prolyl Hydroxylase要有氧分子才能發功;身體一旦缺氧,它的功能不能施展,HIF便可以「逃出生天」,繼而啟動「EPO基因」,令細胞製造「紅血球生成素」。
基於登山速度、所處高度、每個人不同體質,外來者不能快速地如西藏原居民那般適應「氧份過於稀薄」的空氣,容易罹患高山症。

(編者按:顧小培最新著作《樂活知食 踢走都市病》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