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病重臨?

倪明醫生 | 2019-05-23

5月初,兩名來自俄羅斯的遊客在蒙古因為進食土撥鼠,感染「黑死病」之後死亡,蒙古當局大為緊張,全城封閉檢疫,對跟兩名遊客有接觸的158人進行隔離檢查。

適逢有同事最近打算去蒙古旅遊,所以急急商量對策。想不到,這個感覺是中世紀才有的疾病,突然離我們這麼近。

「黑死病」(Black Death)就是鼠疫(Plague),是由「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感染,嚴重時導致迅速敗血症,皮下出血壞死,全身發黑,這也是黑死病名字的由來。它屬於烈性傳染病,發展迅速,若未經抗生素治療,患者可能染病後不足24小時便死亡。

首個細菌武器

歷史上有記載的鼠疫大流行大概有3次,第一次發生於六世紀,起源於埃及,之後波及歐洲所有國家。第二次發生於十四世紀,大量文字詩歌圖畫均記錄了歐洲黑死病的慘況,幾乎消滅了歐洲一半的人口。同時期蒙古帝國西征歐洲,帶鼠疫的屍體就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的細菌武器。

第三次大流行和香港有很大關係,相信最早在1850年代起源於中國雲南,經回民之亂傳到中國南部、香港,之後傳到英屬印度、台灣、日本,再到歐洲、澳洲、非洲等世界大流行,到上世紀六十年代才慢慢平息。

1894年5月在香港發現鼠疫,當時廣州已經超過5萬人死亡。香港爆發的地方是上環太平山街附近,華人集聚的地方衞生條件惡劣,且絕大多數華人無法接受隔離治療的命令,當時每天有80宗新症,死亡人數最多時每天達100人。當時的上環基本成了人間煉獄,大量華人逃回內地,卻又進一步擴大疫情。

當時港府邀請各國專家到港協助調查,法國籍科學家阿歷山大.葉赫森(Alexandre Yersin)在病人身體發現致死病菌是「鼠疫桿菌」,這種細菌亦在1967年以葉赫森命名,稱之為Yersinia Pestis。現時位於上環的醫學博物館內有葉赫森的銅像以紀念其對人類鼠疫抗戰的偉大貢獻。

近日新發現的「大鼠戊型肝炎」由鼠患所致,所有市民與政府都必須嚴格防治鼠患,預防相關的傳染病。(資料圖片)

洗太平地由來

之後鼠疫成了香港的風土病,幾乎年年爆發,直到1926年才結束。在鼠疫之前,華人的醫療都是依靠以東華三院為主的中醫治療,華人死亡率高達九成以上!後來政府為了控制疫情,整理上環衞生條件,用大量消毒藥水清洗太平山街,這也是「洗太平地」的由來,現在比喻警察掃蕩黃賭毒的行動。醫療方面,則向華人提供西醫治療以降低死亡率,當時香港的普羅大眾才開始慢慢接受西醫。

鼠疫感染主要有3種:「腺鼠疫」、「肺鼠疫」和「敗血性鼠疫」(即黑血病)。由受感染動物(主要是齧齒動物)身上的帶菌跳蚤經叮咬而傳播。人類的皮膚若有傷口而與帶菌動物的體液或組織接觸,或吸入患者的飛沫,亦可感染到鼠疫。「腺鼠疫」通常不會在人與人之間直接傳播,除非接觸了受感染者淋巴結的膿液。「肺鼠疫」的傳染性極高,可透過吸入患者的飛沫於人與人之間傳播。腺鼠疫的潛伏期一般為2至6天;肺鼠疫的潛伏期一般為1至4天。

防止跳蚤叮咬

現時市面上並沒有向公眾提供預防鼠疫的疫苗。鼠疫疫苗只限於疫區醫護人員或者實驗室工作人員使用,而且也不能預防嚴重類型的肺鼠疫。如要到訪鼠疫的流行地方,應遠離老鼠出沒的地方和切勿接觸活的或死去的齧齒動物。需要採取適當的保護措施防止被跳蚤叮咬,穿着長袖衣物和長褲,並在外露的皮膚及衣服上塗搽含避蚊胺(DEET)成分的昆蟲驅避劑,即我們平時所講的蚊怕水,防止被跳蚤叮咬。

鼠疫屬於細菌性感染,如沒有抗生素治療,死亡率可達50%至90%,抗生素面世之後,死亡率大幅下降,現時死亡率大概5%至7%,但肺型鼠疫死亡率還是極高,而且會通過飛沫人傳人,所以一有病例懷疑,嚴格隔離和治療是最好控制疫情的方法。

如在疫區懷疑被跳蚤叮咬,美國疾控中心CDC建議可使用短時間預防性抗生素治療,比如Doxycycline或者Ciprofloxaxin。建議被咬7天之內開始使用,當然效果愈快愈好。

到訪疫區後,如突然發燒、發冷、淋巴結疼痛、呼吸困難和咳嗽及/或痰中帶血,應立即求醫,並告知醫生近期的外遊紀錄。外遊之前如有擔心,或者不知是否需要藥物預防,可以諮詢你的家庭醫生,要相信,預防的作用遠遠大於治療。

「黑血病」與近日新發現的「大鼠戊型肝炎」都是由鼠患所致,所有市民與政府都必須嚴格防治鼠患,預防相關的傳染病!

www.hkcfp.org.hk

撰文:倪明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圖為畫家筆下中世紀歐洲鼠疫的慘況。

熱門話題

人人健康

30+

40+

50+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