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留家的責任差異

周卉卉 | 2020-05-13
在全球都因疫情而停擺,學者留家工作的這段期間,男性及女性(不論學者與否)在家內承擔的任務並不對等。無可否認,大部分女性不可避免地要承擔更多的家庭責任、照顧子女及日常生活的運作等。當有男性學者表示:隔離給了我更多寫作時間,他的女性同事可能只是在家中為家事勞累,即使保有一些自己的工作時間,仍缺了研究學術的自由思考空間。

非IQ題:

問:天體物理學者如何受是次全球的肺炎疫情影響?

答:請先告知學者的性別及家庭狀況。

澳洲Monash University天體物理學系的研究員Andy Casey博士,分析及比較了2020年1月至4月及去年同期女性學者於天體物理學的學術論文投稿數量,發現數量減少了差不多五成。

天體物理學並非唯一的「災區」,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的副總編輯Elizabeth Hannon亦在4月於社交媒體表示:「上個月女性向期刊提交的論文數量少到可用『微不足道』來形容。從來未發生過。」來看看另一本學術期刊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女性學者的投稿數量跟去年同期相若,但同時,男性學者的投稿卻激增超過50%。

這數字反映了些什麼?在全球都因疫情而停擺,學者留家工作的這段期間,男性及女性(不論學者與否)在家內承擔的任務並不對等。無可否認,大部分女性不可避免地要承擔更多的家庭責任、照顧子女及日常生活的運作等。當有男性學者表示:隔離給了我更多寫作時間,他的女性同事可能只是在家中為家事勞累,即使保有一些自己的工作時間,仍缺了研究學術的自由思考空間。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教育及行政學系教授Leslie Gonzales專門研究學術領域多元化策略,她表示,當男女學者同時為獲取終身教職(tenure)而努力時,有多少女性學者會因是次肺炎疫情而落後於男同事?Leslie Gonzales倡議,疫情過後的幾年內,當大學及學術機構考察工作進度、人事升遷時,應同時考慮到在此特殊時期,隔離對不同性別甚至種族人士可能有極不同的影響。這些都是事實,Gonzales的建議可能並非人人同意。我反而忍不住感嘆,在那些爭取了多年性別平等的社會中,一旦大部分人回到家庭,照顧工作仍是在女性身上,即使多想為事業而努力的女性,依然受制於性別不平分工的困局。

作者為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教育主任

www.famplan.org.hk/sexedu

 

[信健康] 兩性責任有差異,支援貼士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