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與愛 陪伴認知障礙者

蘇瑞雯 | 2020-06-19
認知障礙者與照顧者之間的情緒及壓力其實是在相互影響,或張或弛,所以如何照顧好患者及照顧者的生理、心理需要,同樣重要。

最近好友爸爸確診患上認知障礙,生活軌跡頓時被打得亂七八糟,朋友對着我哭。要接受家人的身體機能在慢慢退化,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後想起不知該如何照顧家人的漫漫長路,心理壓力更是倍增。

與此同時,患上認知障礙的老友記,或許他們也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慢慢退化中,當他們看着自己的能力在逐步減退時,自我形象更是低落,情緒更是絕不好過。

相互影響

患者與照顧者之間的情緒及壓力其實是在相互影響,或張或弛,所以如何照顧好患者及照顧者的生理、心理需要,同樣重要。過去曾經有機會和NGO合作,用表達藝術治療,分別幫助老友記及他們的照顧者紓緩情緒。

在處理患上認知障礙的老友記時,筆者尤其喜歡將表達藝術治療中的幾個元素──視覺藝術、音樂、戲劇及身體舞動,融入「懷緬治療」概念中,藉以刺激老友記的思維及記憶,協助他們改善認知能力及自我形象,從而希望可以紓緩壓力、改善情緒。

記得有一次,在端午前夕,我帶着一班患上輕度認知障礙的老友記提早過端午節,由賽龍舟的音樂開始,我們幻想一起扒龍舟出海,有老友記負責打鼓,有老友記負責划槳,有老友記負責拍掌打氣!扒完龍舟,大家累了,我們幻想返回陸地一起包糭吃,有些相對醒目的老友記還會教大家如何包糭!當然,在整個過程中,我們並非包真正的端午糭,但透過每一個動作模仿及想像,其實都是在刺激老友記的記憶及思維。包好了糭,我們這個虛擬廚房也變身成為一張餐桌,桌面上放滿了不同的食物圖片,然後我邀請老友記們在不同的食物圖片中,挑選自己喜歡的食物,剪剪貼貼,貼在紙碟上。

在整個過程中,我看着老友記們玩得很高興,就像返老還童的小孩一樣,臉上的笑容天真單純!

憶起先父離開前的一年,大部分時間都是陪伴他進出醫院診所,有一次在診所內,我倆看着一名估計是患上認知障礙的伯伯,像小孩般不停在診所內吵鬧說要回家吃飯,伯伯女兒尷尬地向在場各人說抱歉。其實大家都明白,也沒有人會怪伯伯。

在同一點

然而那一刻,我體會到人生原來就像圓圈一樣,起點與終點都在同一點。出世時候,我們像小粉團般,然後慢慢學會爬、站、走路、自己吃飯、跑跑跳跳,再到上學,每天都像加數一樣,在不斷加、不斷吸收學習成長,父母一直陪伴着我們一起走過這段成長之路。只是歲月不留人,到我們長大了,卻看着父母的身體機能在上演減數般的逐漸減退,甚至變回小孩一樣。我們又可以像父母當年照顧小粉團般,帶着耐心與愛去照顧他們、陪伴他們,完成人生階段嗎?

這個星期天就是父親節,祝願各位父親「父親節快樂」!

作者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ANZACATA)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關懷認知障礙,支援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