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

曾繁光醫生 | 2020-08-22
不斷反覆洗澡和洗手等是強迫症徵狀。

阿泉站在浴缸裏個多小時,他把全身分作91部分,每部分塗上肥皂液,用小毛巾輕輕地逆時針方向擦91圈,然後跳到下一部分;由頭至腳、左至右、前至後……好不容易洗至左腳掌,他心裏舒暢了。

姊姊拍門催他:「霸着廁所半小時,你搞乜!快出來!急死了!」

他叫自己盡快把右腳掌擦完,穿上衣服出去。可他感到極不自在,莫名的不安令他無法離開浴缸。他陷入痛苦的掙扎,他知道身體已非常乾淨不必再洗,另一個我卻說:「不!還是多洗一次吧,今天你去過很多地方,也乘過的士,有4個的士司機對COVID-19呈陽性反應……」

不斷刷牙洗手

他呆站浴缸看着花灑噴出的水,控制不了地從頭開始,把身體分作91份……

爸爸用力拍門呼喝;「真不知你每晚在裏面搞什麼!半夜了!大家都要沖涼瞓覺!再不出來便把門拆掉……」他正洗至小腹,受到干擾,又得從頭開始了。

「砰!」浴門打開。他給嚇得整個人跳了起來,用毛巾裹住身體連衣服也不敢碰地逃進自己的房間,心想:「門開時氣流帶了病毒進去,衣服肯定給污染了,不能再穿的了。」他用酒精噴灑全身,連眼耳口鼻也不放過,酒精滲進眼晴,痛得用力緊閉雙眼。待身上的酒精乾了,才放心穿上衣服睡去。

鬧鐘響了。花了半小時把牙齒擦了一次又一次,快要遲到了才不情願地上班去。他得面對更大的難題,他不敢碰電梯按鈕,要等到別人出現按開門,他才匆匆跟了進去;雙手舉起放在胸前,避免別人碰到他。離開升降機,一邊走向港鐵站一邊想;「剛才那位女士轉身時她的衣服可能碰到……」他很不自在,心像要跳出來。

好不容易回到辦公室,立即衝進廁所不住重複地洗手;已記不起洗了幾次,只見自己上衣和褲子濕了,地下變作淺水漥。管理廁所的伯伯走進來,見到眼前情景也大感意外:「經理!早晨!是不是水……水……龍頭壞了?」

作者為精神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精神健康非難事? 醫生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