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開刀修復 癌症手術後尿失禁 補救有法

傅錦峯醫生 | 2020-09-14
如果婦女於婦科癌症手術、子宮切除手術、其他婦科或泌尿科治療後發現陰道滲尿,難以控制,便應該及早求診。

一旦確診癌症,很多人都會感到晴天霹靂,不只身體要承受痛苦,心理上也會有種種恐懼;如果是家庭重要支柱,更擔心失去生計或照顧家庭的重責,令家人受到牽連。儘管在醫學昌明的今天,很多癌症都有治療方法,然而,若遇上罕見或情況複雜的病情,患者接受手術後仍可能要承受一定程度的痛苦。早前筆者便遇上這樣的個案,一名女性患者出現滋養細胞性腫瘤(Trophoblastic Tumor),雖然可以接受手術及其他治療,之後卻有種種後遺症,令她出現尿失禁問題,最後須由筆者為其「修補」泌尿系統。

陰道滲尿

很多曾經生育或上年紀的女性都有滲尿或尿失禁問題,也有女性並非基於上述原因而流尿。她們接受婦科手術後,膀胱及陰道之間的肌肉筋膜被打通,出現膀胱陰道瘻管(Vesicovaginal fistula),形成異常通道,故令尿液無法控制地從陰道流出。部分患者只會間斷地流尿,亦有個案是整天持續有尿液滲漏,令患者相當尷尬。如果患者長期使用護墊或尿墊,亦較易出現陰道炎。

膀胱陰道瘻管是有方法可治的, 例如前述的患者可透過手術方式來修補。如果婦女於婦科癌症手術、子宮切除手術、其他婦科或泌尿科治療後發現陰道滲尿,無故發生並難以控制,便應該及早求診和盡快治理,避免症狀持續及惡化,影響生活質素。

該名女士罹患的滋養細胞性腫瘤,成因是懷孕時出現胎盤組織葡萄胎轉為惡化,成為絨毛膜癌(Choriocarcinoma)。葡萄胎多數為良性,極少成為癌症,因此滋養細胞性腫瘤可謂相當罕見。這名患者在其他醫院接受滋養細胞性腫瘤的手術後,陰道和膀胱壁仍有殘留腫瘤,隨時有復發危機;右側輸尿管亦遭癌症入侵,出現七成堵塞。

影響生活情緒

另一方面,手術將左側輸尿管切斷,膀胱及陰道也在手術中打通,導致患者每天陰道都有流尿情況,此外,患者背部亦導入腎引流管。因此,患者即使已完成癌症手術,但她仍要承受不少痛苦,而且隨時要面對癌症復發;加上尿失禁問題,也對患者的日常生活造成影響,照顧家庭亦成問題。事實上,尿失禁令人尷尬,使患者不敢社交或外出,或是只敢前往短距離的目的地,生活大受掣肘。除此之外,患者的心情亦會十分低落,甚至可以誘發情緒病。

在這一年多,患者亦於其他公立醫院接受觀察,然而情況並無改善;患者不僅要承受生活的種種不便,也要面對癌症復發的憂慮。

輾轉下,她的個案被介紹到筆者手上。我詳細看了她的病歷,發現要修補的地方太多,而且有需要在曾經做手術的位置再次開刀;如果接下這宗個案,肯定是個複雜的大手術。筆者考慮了整整一個月,在衡量利弊後,認為個案有可以改善的空間,於是決定為其開刀。

達到根治目標

整個手術歷時6小時,筆者的當務之急是為患者的泌尿系統修復完好,把兩條輸尿管重新接駁,並修補膀胱及陰道的缺口,以紓緩尿失禁的問題。當然,手術也要處理癌症擴散的問題,因此,筆者亦邀請一位婦科醫生為副刀,將剩餘的婦科惡性腫瘤切除。患者之前接受第一次手術時,失去3至4公升血液,但在這一次手術中完全沒有失血問題,讓患者可加快康復速度。

完成手術後,患者的尿失禁問題已獲改善,同時癌指數回落,順利達到根治及治療不留後遺症的目標。時至今日,患者的健康大致上已經恢復,可以重拾生活質素,她跟家人都十分高興,筆者亦相當欣慰。

說起來,接下這宗手術個案的另一原因,亦是因為筆者最近有家人確診癌症,幸好未有擴散,接受手術後還要繼續做電療及化療。即使筆者是外科醫生,也要找另一位外科醫生為家人進行手術,才能讓她重獲健康,令我們全家人放下心來。因此,眼見另一個家庭遭逢相似的境況,筆者亦希望一盡綿力;同時這次也找來另一位婦科醫生,合力將癌症腫瘤切除。畢竟患者一人的健康,與整個家庭的幸福有關。

撰文:傅錦峯醫生_香港執業專科醫生協會召集人 

 

[信健康] 癌症手術後尿失禁,醫生資訊派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尿失禁令人尷尬,使患者不敢社交或外出,心情亦會十分低落。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