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哭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1)

蘇瑞雯 | 2020-09-25
!It's Okay to Not Be Okay,其實不只是一句口號!

今天,一位癌症康復者喜兒(化名)希望借這小小篇幅,分享她的故事。

喜兒一直形容自己是開朗堅強的女孩子,天大問題降臨頭上,仍然可用頑強意志抵擋過來,直至幾年前,醫生確診她患上鼻咽癌,那時候才四十餘歲的她,正準備為人生另一事業新階段積極準備之際,上天卻送來「大禮」!再堅強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患上癌症,哭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吧!只是哭了兩天,喜兒體內那種堅強基因已經復活過來,她告訴自己不能再哭,然後堅強理智地獨力處理往後所有治療安排,甚至自行寫了一本打怪獸手冊,包括記錄治療方案及每個後遺症,做好心理準備。

一直壓抑痛楚

結果喜兒沒有令自己、家人及朋友失望,在33次電療後,她打贏了!稍作休息,已可重回原來生活軌道。但是,她卻無法說出內心那份莫名其妙的感覺,捱過33次電療,讓她在病理學上戰勝那粒看得見的鼻咽癌,但是,害怕癌症復發的無形恐懼,還有承受那些永久留下的後遺症所帶來的心理影響,原來卻是另一場挑戰!

一個月後,喜兒決定參加一個癌病同路人的心理治療小組。過程中,治療師透過運用表達藝術治療,協助一群同路人,在創作過程中逐步梳理這個病所帶來的情緒困擾。

就在小組的第二節,在治療師帶領下,喜兒躲到一個安靜角落看着鏡子為自己做body scan,但這不是磁力共振的body scan,而是和自己身體來了一場心靈對話的body scan,她一邊做一邊哭,一邊在那個人形畫紙上貼上痛楚。她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承受電療後遺症,包括口水分泌大減、長期耳鳴、味覺變差、喉嚨乾痛至失眠等困擾,但原來不能!她更沒有意識到,自己一直壓抑着治療期間身心上承受的各種痛楚!

她一直以為沒了口水,可以多喝水,not a big deal!但原來當她發現每次要做presentation時,數分鐘便要飲一次水,工作大受影響;她喜歡唱歌,但口乾令她走音,不想再唱歌;她喜歡行山,但口乾讓她背上幾支水,運動也變成負累;她喜歡吃,但口乾令她出現吞嚥困難,吃一頓飯要飲3杯水,很多從前愛吃的食物也不能吃了;她喜歡和朋友吃飯聊天,但是她害怕所有人吃完飯後坐着等她的感覺。

自我形象受挫

原來面對這些後遺症,不是多喝水便可以解決,那時候她才發現,那場病,不單奪去了她身體上一些基本機能,就連她的自我形象也受挫。那場body scan讓她徹底地哭了,也讓她開始真正思考,究竟該如何面對這個病對她帶來生理上、心理上的改變,而這一哭,幾乎是把強忍兩個多月的淚水一一釋放!(後續)

寫到這裏,筆者感應到喜兒那份矛盾,一方面她是勇敢樂觀的女孩,面對困難從不退縮,但另一方面,這份堅強卻讓她連一個哭的空間也不願留給自己!It's Okay to Not Be Okay,其實不只是一句口號!

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藝術治療舒抑鬱,支援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