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吃爸媽

李維榕博士 | 2020-10-31
失控的孩子也實在讓人恐慌,他們一方面為父母婚姻失和而心痛,一方面又要面對外面世界的衝擊。

這女孩子只有13歲,疫情期間,戴着囗罩,看不到全貌,仍看得出眉清目秀。初見她時,十問九不答,不知道!無所謂!是她的正常對答。

但是父親說話時,她就理直氣壯,直攻要害,這又不對,那又不對。父親被弄得十分尷尬,百詞莫辯。

父女幾天前又爭執起來;父親叫她出來吃飯,她在房內忙着上網,結果兩人就吵個不休。不但吃不成飯,也睡不成覺,一直鬧到半夜!他們都說:孩子又失控了。

父親說,只說了她兩句,就大吵大鬧;孩子卻說,起碼4句,而且不斷重複!

母親問我:「當時我也在場,爸爸真的只說了兩句。我想問,有沒有可能是孩子聽多了?」

我問孩子:「你知道你媽在問什麼嗎?」

她跳着叫嚷:「當然知道!她是問,我是不是有幻覺,你以為我是精神分裂嗎?」

我也忍不住笑起來,說:「對,就是問你是否精神不正常?」

我與這青年人鬧着玩,發覺她不但沒有發作,而且回應得十分幽默。

咄咄逼人

她也很有自知之明,承認在學校也亂發脾氣,被同學排擠。從她與父母交流的模式看來,她的確是咄咄逼人。

如此精靈的一個青少年,卻被診斷成抑鬱和情緒失控。

我說:「如果你在學校也是以這種方式表達,當然不會被同學接受!」

但是她說:「都是學我媽媽,她就是這樣說話的!她比我更厲害!」

這才知道,母親也是患上抑鬱症,嚴重時也是把自己關在房中,不停尖叫。她說是工作壓力太大,但是少女不斷拆穿父母,一宗又一宗地指出他們關係中的大小爭執,讓父母無所遁形。

為了減壓,母親跑去別的城市讀書,家中大小事情都由父親處理,因為女兒出了問題,才從外地趕回家來,剛完成14天的防疫隔離,怪不得父女說來說去都是一些生活起居的糾纏。

其實這少女一開始就提醒我:「爸爸管不來,媽媽又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他們一直在逃避矛盾!」

這少女好像有意無意地,一步一步把我帶入她家庭的迷宮,把自己的問題與父母的問題綑綁式地重疊起來。

孩子出了問題,為什麼與父母之間的矛盾息息相關?道理很簡單,不和的父母,很難互相溝通,而孩子最擔心的偏偏就是父母相處不來,總是要求父母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才肯受教。父母愈刻意地在孩子面前表現一切正常,孩子愈是變本加厲。

我問女兒:「母親的抑鬱已經好轉,現在她比你更平靜,你還擔心什麼?」

她說:「除了談我的問題,他們之間就沒有什麼話題!」

我又問:「你是怕沒有你的問題,媽媽又會離開嗎?」

夫妻矛盾

她生氣地回應:「還用問嗎?誰願意家庭分裂?」

父親痛心地問:「即使我與母親有解決不了的矛盾,這樣女兒就可以對我們毫不留情的咒罵嗎?」

他說得很對,夫妻之間無論有什麼解決不了的轇轕,父母都不應該接受孩子如此謾罵!

我回答父親:「要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說,不許這樣對父母說話!父母其他地方可以分歧,這一點必須一致!」

父親說:「如果她不聽,而且不停與你爭辯呢?」

我故意在孩子面前說:「那麼我就暫時走開不理她,讓她自己安頓下來!」

孩子亂發脾氣,上一代的父母大都會這樣處理,孩子沒有發洩對象,就只有乖乖就範。現代的父母卻不斷評理,結果就與孩子鬧個沒完沒了,無法抽身。

父母雖然承認存有無法解決的問題,他們不知道,父親在這種憂心忡忡的狀態下教孩子,不自覺地就會把自己的焦慮傳遞。加上母親在旁總是提點他,老擔心他又觸犯到女兒。

父親總是戰戰兢兢,一方面是大條道理,另一方面又什麼都是依着女兒,生怕惹她生氣。該硬時軟、該軟時硬,孩子看透他的弱點,完全不把他當作一回事,女兒成為家裏的小祖宗,父母卻變成驚弓之鳥。

因此,即使婚姻狀態面臨危機,父母管教的底線仍然要清楚,否則孩子的情緒就更難控制。

有趣的是,孩子十分同意我這個斬釘截鐵的提議,完全沒有辯駁,反而是父母怕她會把自己反鎖在房內,又怕她不出來吃飯會餓壞。

她對他們說:「我關上房門,你就由得我自己靜下來,我不會有事的,如果我發脾氣不吃飯,就讓我捱餓吧,少吃一頓飯也死不了!」

父親還是堅持:「如果我們不理她,她又會無理取鬧,說我們把她拋棄了!」

我問孩子:「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說:「我只是考驗他們而已,但是他們什麼都當真!」

不勝負荷

父親仍說:「她是當真的,已經不止一次傷害自己,而且罵起人來毫不留情,不只罵我,也罵媽媽!」

我又問孩子:「你只有13歲,有這麼可怕嗎?」

少女苦笑說:「I don't eat parents!我又不吃父母。為什麼那麼怕我!」

我很喜歡孩子這個比喻,特別徵求她的允許,讓我用這句話寫一篇文章。因為很多父母,真的很怕孩子,不知不覺把孩子當作會吃父母的小魔怪。

失控的孩子也實在讓人恐慌,他們一方面為父母婚姻失和而心痛,一方面又要面對外面世界的衝擊。父母處理自己的矛盾已頭痛不已,加上孩子的情緒就更是不勝負荷。

撰文 : 李維榕博士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