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笑吧 癌症康復者自白(3)

蘇瑞雯 | 2020-11-06
喜兒(化名)透過不同的藝術創作,將首次確診至完成33次電療後的複雜情緒一一發洩疏導後,回顧身邊家人朋友如何陪着她一起打怪獸,得着力量,適應與後遺症共存,重新投入生活!

上期(2020年10月23日)寫到喜兒(化名)透過不同的藝術創作,將首次確診至完成33次電療後的複雜情緒一一發洩疏導後,回顧身邊家人朋友如何陪着她一起打怪獸,得着力量,適應與後遺症共存,重新投入生活!當她以為一切可以重回軌道時,一年後卻不幸確診復發!

表面冷靜 恐懼倍增

喜兒形容這次面對復發,表面更顯冷靜,但內心恐懼程度卻倍增,究竟還可以根治嗎?萬一無法醫治,是否就是死?

她有10萬個黑人問號在盤旋:「為何又是她?!」自問完成電療後,非常自律地遵照中西醫所有建議,調理身體好好休息、努力運動讓身體回復體能,而一向愛吃垃圾食物的她,戒掉整整一年,就連很多愛吃的東西,因為嚥吞困難而無法進食,她就拿出不同的泥膠、黏土、顏色筆來,不停搓、不停畫出這些食物,然後就當自己吃了、滿足了!

只是這一復發,醫生告訴她,不能再進行電療了,只能做手術,從兩邊鼻孔及剪開口腔內軟骨,放入機械手臂切除,而今次的後遺症是失去嗅覺,是否完全失去?永久失去?還是可以慢慢回復過來?醫生只能送上癌症病人聽得最多卻也最感無奈的一句說話:「情況因人而異!」

在別無選擇下,喜兒簽紙安排做手術,慶幸手術一切順利,她休息了整整兩個月,期間慢慢適應手術所帶來的後遺症,每天要自行洗鼻3至4次,否則無法呼吸,但是當鼻咽傷口所分泌出來的血液乾涸在鼻咽內,卻發出陣陣血腥怪味,雖然她自己無法嗅到,但是家人形容這股難聞的氣味如同掛上一條鹹魚在面上!那段時間,她不敢站在任何人身旁,朋友想給她一個擁抱,她也會自覺地退縮,刻意和旁人維持適當距離,因為她害怕旁人嗅到自己鼻咽傷口內發出的氣味!

既不懂哭 也不懂笑

經歷手術後兩個月的頻繁檢查及洗傷口,醫生告訴喜兒,所有癌細胞已被徹底切除,她可以如常生活!一向有着頑強意志的喜兒,沒有被打垮,她繼續用意志去克服手術帶來的所有後遺症及影響,但是,她卻察覺到自己已經不懂哭,但更不懂笑!她不再像以往般,總是面掛笑容,她只是如常地工作、如常地生活,但卻沒有了感覺,她形容那種不懂哭不懂笑的感覺很難受,真的像一條鹹魚一樣!

於是,喜兒決定去見她的心理治療師,這次她選擇了用戲劇治療方式幫助自己。

她一直疑問,該如何面對這個病,醫治好卻也可以復發,她應該帶着什麼心態或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情才可以讓自己好好地、真正快樂地生活下去?!她仍然記得那是一個癌症病人的戲劇治療小組,她第一次在小組內見治療師時,第一句和治療師說的話是:「我想再笑,你可以幫我嗎?」(待續)

作者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癌症康復者歷程,療癒訊息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