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ADHD 大腦健康

吳桂生博士 | 2020-11-06
ADHD臨床治療方面,透過腦磁激(TMS)及腦電波回應治療(EEG Neurofeedback),利用人類大腦獨特的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重新調整患者大腦神經網絡,改善神經細胞之間的溝通和協調,從源頭關鍵處治療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狀。

家明在幼稚園時被診斷患上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母親形容他是一台高速轉動的引擎,精力充沛,語言過多,衝動暴躁,無法集中精神。他經常無法入睡,騷擾家人;沒有朋友,同學們避開他,其他家長也不讓孩子接近他。中學一年級時,老師提醒父母不要對家明有什麼期望,直言他中學也無法完成。他看過5位專科醫生,曾經使用5種治療ADHD的興奮劑,然而這些藥物都令家明的狀態變得更差,情緒波動且容易憤怒。

7年前,家明就讀中三,醫生考慮讓他服用治療精神分裂的藥物,父母帶他來到我的診所。腦電波、大腦功能及神經網絡活動等多項檢查和掃描影像都清楚地顯示,家明的大腦神經網絡長期處於非常活躍的狀態,專注力其實並不太差,難怪興奮劑沒有作用,就像把汽油倒在火上,愈發不可控制。

家明的大腦神經網絡長期處於不正常和混亂狀態,治療方案的重點是恢復大腦健康,並從以下3個層面着手。臨床治療方面,透過腦磁激(TMS)及腦電波回應治療(EEG Neurofeedback),利用人類大腦獨特的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重新調整他的大腦神經網絡,改善神經細胞之間的溝通和協調,從源頭關鍵處治療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狀;生理方面,詳細身體和血液檢查(如維生素D、鐵、鎂和甲狀腺素等)讓醫生建議合適的維生素和補充劑改善大腦健康。行為方面,調整生活節奏及飲食習慣,指導父母建立系統性的行為治療方案,讓家明混亂的情緒和行為得到適當的支援。家明的症狀顯著改善,「引擎」正常了,再沒有使用任何藥物,他的成績逐漸進步,也開始結交朋友。

手機上是家明傳來站在港大陸佑堂的照片,見證着他生命軌跡的改變,筆者心中一陣淡然而踏實的滿足。

作者為執業臨床心理學及腦神經心理學專家

 

[信健康] 大腦健康非難事,護理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