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枷鎖 癌症康復者自白(4)

蘇瑞雯 | 2020-11-20
透過參與戲劇治療心理輔導小組,癌症病人走出陰霾,不再抱怨治療後的後遺症及缺失,重新獲得笑容。

上期(2020年11月6日)寫到喜兒(化名)在鼻咽癌復發並完成手術後,頓覺自己連快樂的感覺也像隨着嗅覺消失般離她遠去,她向治療師說,她只想笑,可以讓她再笑嗎?

喜兒回憶起在10個星期的戲劇治療心理輔導小組內,她和其他同路人一起扮演了很多不同的角色,她慢慢意識到,原來在不同角色中看到自己不同的需要!

她扮演過一隻在天空自由飛翔的小鳥,她扮演過擁有魔法神仙棒可變出神仙藥但卻經常捉弄人的孫悟空,她扮演過一朵不問世事每天只享受太陽溫暖的太陽花,她也扮演過一個永遠躲在大母雞背後的小雞仔,無論眼前的大麻鷹如何兇猛,她仍然可以做一隻受保護的小雞仔。

做孩子角色

在這個治療小組內,喜兒飾演了很多她口中形容為「低能幼稚」的角色,這些角色根本沒可能在她的現實生活中出現。現實世界裏,她總是要飾演一個冷靜、理智、強悍、獨立的角色,天大事情仍然要撐着面對,但是她發覺原來真的很累、很累了!她甚至忘記了,其實自己原來可以做一個小孩子的角色!

就在這個戲劇治療小組內,喜兒彷彿找到一個安全、自在的空間,她可以在這裏飾演不同的小孩角色,頑皮的、搗蛋的、永遠躲在大人背後的,她沒有刻意強迫自己去笑,亦沒有時刻提醒自己要忘記治療帶來的後遺症,她只想每星期有兩小時,可以自由自在地扮演不同的角色,盡情地玩,她意會到這種暫時放下所有重擔與責任的空間,讓她能真正的放鬆自己!

在這10個星期內,喜兒看到令自己快樂的另一面原來是如此簡單!她開始思考,在現實生活中,是否可以開始讓自己扮演不同的角色?是否可以不再如此強悍?是否可以放下心中的一些枷鎖?

哀傷五階段

短短年半時間,喜兒經歷了33次電療,再來復發後的手術,感恩地她存活了,但是她亦面對身體上很多的後遺症及缺失。

兩次的心理治療過程中,喜兒無論是用胡亂塗鴉的畫作、盡情敲打眼前樂器、隨意擺動身體盡情發洩、放肆扮演不同角色,甚至寫下詩歌為自己打氣的方式,她都意識到整個創作過程在陪伴着她面對自己的身體缺失,喜兒在經歷「哀傷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Grief),由否認,到憤怒質疑「為什麼是她?」到討價還價,求上天放過她,再到如同抑鬱的狀態,那種不懂哭不懂笑的鹹魚式生活,到最後,她學習接受,和後遺症共存,亦不想再害怕無謂的復發憂慮。

她甚至思考,如果這場大病是要給她一個機會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往後日子,她想用一種什麼樣的方式來生活?

最後,喜兒選擇將這段經歷寫出來,是因為她想move on,她也希望其他同路人可以找到自己的方式,開心快樂地好好生活下去!(完)

作者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癌症康復者歷程,療癒訊息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