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波了 請用中藥抗疫吧!

謝彩雲中醫師 | 2020-12-23
在此簡單介紹森醫師的抗疫初感方,組成︰普濟消毒飲、五味消毒飲、銀翹散、麻杏石甘湯、大黃、貫眾(注意蠶豆症患者不宜)。

先說一個近期的COVID-19病案,患者B女士是一位間接的病人,「間接」是因為沒親手把脈看診。事緣我們有一位森醫師,自2020年頭疫情開初已制定了一個抗疫「初感方」,在早前的文章中已提及,因應疫情發展已修訂至第三版,我的做法是叫藥廠幫我製成顆粒給病人及親友,叫他們稍有不適即自行沖服,希望可安然度過此漫長的疫情。11月底,碰巧一位友人來訪,我叫他帶一樽給他太太A女士(也是我的病人)放在家中「看門口」。

無巧不成話,A女士翌日隨即因被牽連進一個群組須強制檢測,A女士便開始服用半劑「初感方」以作預防,幸好她3次檢測均為陰性。但A女士的朋友B女士卻沒這般幸運,B女士由於丈夫隸屬某感染群組,丈夫確診後她和年幼的女兒深夜被送進亞博隔離營,入營後的檢測結果是︰幼女是陽性,B女士是陰性,母女兩人均沒有病徵。

入營的第二天,女兒發病了,頭痛得不得了,哭鬧不停,口乾但不願喝水,身很熱,發了很多汗,但量體溫卻正常,女兒年幼,只說覺得雙腿裏面很痛,媽媽相信她是肌肉痛。這位徬徨的媽媽說當時在亞博找不到醫生,她連續打了3小時電話,最後才找到醫生,求得幾顆止痛藥,她給女兒吃了半顆,另外不斷逼她喝檸檬水。

預防感染

女兒其後需送往醫院治療,媽媽努力爭取到一同送院照顧,她陪同留院3日後,自己也變成陽性,但期間她只有咽乾,已不停的喝水,餘無不適。直到10天後,女兒病癒出院,B女士才放下心來,卻輪到她發病了!她說當時感到「頭赤赤」,及至翌日早上頭很痛,特別是後枕痛甚,便秘,身內很熱,手足稍微冷,但量體溫卻是正常,沒咳嗽!人感覺像是患了重感冒一般。

這時,A女士知道她的情況後,輾轉託人給醫院內的B女士帶了一樽「初感方」,當天她吃了幾次,連續吃了3劑後,翌日起床病徵已消失,但檢查抗體時CT值仍低,只有28,不符合出院的CT30標準。那時,制定初感方的森醫師和我透過電話聊天群組開始跟她對談,囑她繼續吃中藥,只是將份量減至三分一,每日兩次。

過了兩天,她的免疫抗體出現了,可以出院回家,從吃中藥至出院,前後是4天。當然,復元速度與個人體質有一定關係,況且這只是個別個案,然而已令我們十分鼓舞!事緣在這一場漫長的抗疫戰爭中,中醫完全無緣參與,經大學斡旋爭取,最後都只是讓病人痊癒出院後才看中醫調理、協助康復等等。

其實,在檢測呈陽性後,雖沒病徵,已可用中藥遏止病毒進一步深入;而在病發初期,正如上述例子顯示,病人只是累、頭痛,自覺身熱,甚至量不出是發熱,這時中藥的殺菌、抗病毒藥可大派用場。甚至在高危人群,例如被強制檢測的人群中,又或醫護人員,已可開始服用中藥,以防病毒進一步深入臟腑。當年沙士疫情肆虐時,不少醫護也有服中藥以作感染預防。希望政府在此疫情肆虐「遍地開花」之際,重新考慮加入中藥抗藥,造福市民患者,功德無量!

P.S.在此簡單介紹森醫師的抗疫初感方,組成︰普濟消毒飲、五味消毒飲、銀翹散、麻杏石甘湯、大黃、貫眾(注意蠶豆症患者不宜)。

作者為註冊中醫

 

[信健康] 中藥抗疫非難事,中醫貼士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