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我唔想打疫苗呀……

顏寶倫醫生 | 2021-05-13
若患上急病,或嚴重的長期病患而未受控,就應該延遲打疫苗。但在病情穩定後則可以打疫苗。(彭博圖片)

英國皇夫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早前以99歲高齡過身。他應該是每個香港人都認識的人物,他的離世,大家可能各有感受,但相信都會擔心其妻子、95歲的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之後的身心健康情況。

英女皇和菲臘親王早已在1月接種了新冠疫苗(皇室沒有指明他倆打的哪一種疫苗),兩位老人家在接種後都很好。女皇接種後表示感覺受到保護,同時也理解有人對接種疫苗覺得困難,但她呼籲每個人多想他人,不要只顧自己。及後有調查發現,民眾認為英女皇分享接種體驗,對建立接種疫苗的信心非常重要。

我們也有一位老人家分享了他接種疫苗的經驗:92歲的李嘉誠先生在4月16日於社交媒體分享了他接種復必泰疫苗的消息,並寫上:「我今日打咗疫苗,你打咗未?」前線工作的醫生都非常感謝這3位老人家的真心分享,在跟長者病人傾疫苗時,可開玩笑地說:「英女皇/李嘉誠九十幾歲都照去打疫苗喇!」

mRNA疫苗絕對禁忌

絕非對逝者不敬,但假若菲臘親王是在打疫苗不久之後過世,那傳媒會如何報道呢?〈菲臘親王打疫苗後死亡〉這頭條,何等觸目驚心!到底死亡的原因為何?跟接種疫苗又有何因果關係?傳媒為求吸引讀者,會選擇吸睛的標題和報道,箇中的深入探討或邏輯分析相信難以兼顧,但結果可能對大眾造成誤導和負面的印象。

每當傳媒報道有人不幸「在打疫苗後死亡」的「事實」時,讀者接收到的第一印象,或許就是「病人因為打疫苗致死」,將打疫苗視為死亡的原因……不幸地,這錯誤的印象在對疫苗心存懷疑朋友的心裏定會愈加牢固,即使之後專家委員會確定該死亡跟接種疫苗沒有因果關係也無法改變。

我們前線家庭醫生發現大家對新冠疫苗的誤解實在極多。很多朋友都以為自己並不適合打新冠疫苗,而事實上根本完全是誤解。

先說一些醫生認同或建議病人「不適宜」接種新冠疫苗的例子:

黎先生患有晚期前列腺癌,現在每半年注射一次抑壓男性荷爾蒙的藥物來控制病情,令癌細胞進入「冬眠」狀態,情況很穩定。近日覆診驗血時發現其PSA(前列腺癌的指數,若果由低升高很可能代表癌細胞再度活躍)升高了。腫瘤科醫生為他加多了一種新的口服抗荷爾蒙藥物,希望可以重新控制癌細胞。這天他覆診哮喘,希望家庭醫生給他寫封信來說明他不適合打疫苗,讓他和家人出外用膳時可以作證明。

黎先生的癌病復發,現階段不宜打新冠疫苗,但若果病人的癌症已經醫好,完成療程,病情穩定,則是適合打新冠疫苗。社區裏癌症康復者很多,他們是更加需要受疫苗保護的群體。當然,跟癌症康復者討論時,要充分理解其憂慮,仔細討論解釋,並在有需要時詢問腫瘤科醫生的意見。

張女士兩年前曾經做過「大腸內窺鏡」檢查,在喝下用來瀉清大腸的「洗腸水」後,除了瀉肚之外,還嘔吐大作,腹痛非常,最後很勉強才完成照大腸。事後醫生懷疑她是對洗腸水的成份過敏,着她以後也不要再試洗腸水,並將此記錄在「藥物過敏反應」裏。這天她來詢問家庭醫生是否適合打新冠疫苗。

「洗腸水」的主要成份是PEG(Polyethlene Glycol,聚乙二醇)。PEG的成份穩定、不刺激、不燃燒,最重要是同時具有水溶和脂溶的特性。它是BioNTech和Moderna這兩種mRNA疫苗的成份,包裹着mRNA串段,形成「納米粒子」。若對PEG過敏,也會對mRNA疫苗過敏。

mRNA疫苗的最重要「絕對禁忌」(absolute contraindication)就是,對PEG過敏,可以發生嚴重的「過敏性休克」,但機會極低,約為十萬分一。本港到5月7日共接種了近86萬劑復必泰mRNA疫苗(約57萬第一針,近29萬第二針),可幸的是確認為過敏性休克的應該只有一宗。

醫生相信張女士很可能是對PEG過敏,便叫她千萬不要接種復必泰;但屬滅活疫苗的科興則沒有PEG這成份,醫生建議張女士可以放心去接種。

社區大眾對個別藥物或食物過敏相當普遍;各種過敏病如哮喘、鼻敏感、濕疹更是常見。不過,若非特殊地對PEG或疫苗其他成份過敏,其他情況都絕非接種新冠疫苗的禁忌。當然,患有各種過敏病症的朋友都會特別擔憂疫苗的過敏反應,最好就是找家庭醫生問清楚。

病情穩定的界定

陳小姐8個月前明顯消瘦、怕熱出汗、心跳手震;頸部甲狀腺微脹,雙眼上瞼向上瞪。驗血一看,她的甲狀腺素水平極高、促甲狀腺刺激素則極低,確診「甲狀腺功能亢進」(甲亢)。醫生為她開「抗甲狀腺藥」,並緊密跟進她的病情。

服藥後,陳小姐的情況明顯改善,藥物的劑量亦隨之慢慢減少。今日覆診,她驗血甲狀腺素功能已回復正常。陳小姐問醫生,她希望可以快些出國外遊,那現在她適合打新冠疫苗嗎?醫生回答說:「如果你在8個月前甲亢剛發病時,就真的不適宜接受疫苗!現在你在服藥後很穩定,身體狀況也良好,所以你可以放心去打新冠疫苗。」

若患上急病,或嚴重的長期病患而未受控,就應該延遲打疫苗。但在病情穩定後則肯定可以打疫苗。近日常聽到,若果甲狀腺「有事」就不能打新冠疫苗。像陳小姐8個月前的情況,就真的是「有事」,不宜打疫苗。但也有情況非常穩定、長期服用「甲狀腺素補充劑」的「甲狀腺減退」(甲減)病人,都認為自己甲狀腺「有事」,不能打新冠疫苗……

這誤會太大了!慢性甲減、服藥後病情穩定者,肯定可以打疫苗。那如何為長期病患界定為「病情穩定」呢?最實際的考慮就是當下是否需要為病人加藥(或減藥),或是否需要即時為病人安排額外的檢驗。若果答案是「否」,病人又無其他大礙,那就可以放心去打疫苗了。

關於新冠疫苗的各種疑慮,最好是找家庭醫生問清楚。當大家說:「醫生,我唔想打疫苗……」時,希望醫生能夠給你一個清晰貼身的答案,釐清當中的誤解。

www.hkcfp.org.hk

撰文 : 顏寶倫醫生_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信健康] 新冠疫苗的疑惑,支援訊息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