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爸爸(一)

麥棨諾醫生 | 2021-10-01
某天有病人突然致電診所,明言抑鬱情緒全消,沒有再服藥的需要,所以也不會再來見醫生。這類病人自以為病況轉趨穩定便等同完全康復,拒絕繼續就醫。作為醫生,當然不希望此情況出現,卻也無法阻止。

我看着眼前口若懸河的崔生,心中感到百感交集,既對他的狀況感到無奈,又惋惜他的病況。

崔生兩年多前因過於繁重的工作壓力而來到我的診所,他確診患上抑鬱症,因突如其來的升遷,加以工作性質的轉變,壓力爆煲致使他受情緒困擾,出現不願工作、事事感到麻木的病徵,為了可以重回工作崗位,他一直依時覆診,準時服藥。在藥物的幫助下,他的病情迅速好轉,病情最嚴重時,亦只斷斷續續地告了兩個月病假, 就成功地克服艱難期,與抑鬱症共存,一邊服藥,一邊如常工作。

持續覆診一年多,他的病況改善許多,藥物已減到最低的劑量,只要順利過渡鞏固期,就可踏上完全康復之路。誰不知某天他突然致電診所,明言自己的抑鬱情緒全消,沒有再服藥的需要,所以也不會再來見我。這類病人屢見不鮮,自以為病況轉趨穩定便等同完全康復,拒絕繼續就醫。作為醫生,當然不希望此情況出現,卻也無法阻止。縱然我叮囑姑娘間或致電崔生,但他不是敷衍兩句,就是拒絕接聽。

幾個月後,我的電話不時收到崔生的短訊,剛開始只是隔幾天一兩個訊息,聊些無關痛癢的事,但漸漸我心底暗忖奇怪,因為他就診以來從未給我傳過短訊,如今卻兩日一訊息,幾日一語音。我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卻仍抱一絲僥幸,怎料很快就證實了我心中所憂。

他瘋狂地給我發短訊,又相約我共進晚餐,席間大談他對現時股票市場的獨特見解,情緒異常高漲,整個人像服了興奮劑般,不停地說話,不斷表現自己,明顯地,崔生的抑鬱症因為中斷治療而變得反覆,更發展成為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現在處於躁期,因而感到精力充沛、事事順利又順心。

他的病況已經有點不受控制,奇怪的是,與他朝夕相對的家人何以沒有發現他的不妥?

作者為精神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注重精神健康,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