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說出的痛(上)

麥棨諾醫生 | 2021-11-26
對學生來說,學校帶給你什麼感覺?可是,對於患上混合焦慮抑鬱症的然然而言,學校帶給她的,就只有不能說的痛。

對學生來說,學校帶給你什麼感覺?與同學兩小無猜地嬉戲?還是孜孜不倦地學習?

可是,對於然然而言,學校帶給她的,就只有不能說的痛。為何導人向善的學校,會成為8歲的然然的痛處呢?

進入我房的然然,實在是乖巧得有點過火。她逐一回答我的提問,沒發脾氣之餘,連一點不耐煩都沒有。反倒是她表現帶點遲緩,我正猜測她的問題時,媽媽就直言然然患上透納氏症候群(Turner syndrome),是種染色體異常的疾病,會對患者的身體發展造成障礙。然然因而長得比同齡小孩矮,手腳也有點不合比例。媽媽稍後再告訴我,然然智力處於正常邊緣,不至於弱智,但與正常人有點距離,這就解釋了何以她的反應總帶點遲緩。

最近,然然拒絕上學,總是以不同藉口,甚至裝病來逃學。即使媽媽強行把她拖到學校門口,她也是邊喊邊叫、萬般不願地被拖進校門。回家後更因而大發脾氣,對着媽媽及外婆呼呼喝喝,甚至把不同的東西擲向他們。

經我診斷後,然然是患上混合焦慮抑鬱症,同時有輕微的自閉症及過度活躍症的症狀。可以想像,然然無論是身體或是精神上都不能與正常小孩相提並論,偏偏她卻被分配到主流學校就學,原因就只是她不能歸納為弱智人士之列。顯而易見,傳統學校沒有相關的配套,教職們亦沒相關的培訓,對着然然此類需要特別照料的人,壓根兒不知如何處理,唯有以一貫對學童的嚴厲管教態度來對待她。以然然的智力及身體狀態,她理解不了老師們對她不合理的要求,縱然她心中對追求老師的標準有多大渴求,礙於智力的限制,她總是不達標;無論她多想與同學們一同嬉戲玩耍,身體所限,她就是不能「埋堆」。漸漸地,學校成為了然然心中的痛,她害怕上學,因為回到學校,只有一大群厭惡的嘴臉對她說三道四,同學們也不理解她,只管取笑她慢一步的反應及發育不良的體形。

作者為精神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注重情緒健康,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