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會落淚的一件事

符鈺翎 | 2022-01-14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看着深愛的人慢慢地離開自己,再沒有辦法和她廝守下去。

幾年前一位因腹主動脈瘤而過世的婆婆,是我在急症室這些年來想起會忍不住落淚的一件事。婆婆因背痛坐着輪椅來急症室求診,替她推輪椅的是相濡以沫多年的伯伯。

婆婆剛來急症室時精神不錯,維生指數正常,看醫生後安排照X光,然後就在觀察病房休息。突然,伯伯氣急敗壞地走到護士站,慌張地說:「婆婆臉色好差,喊極都無反應……」我們跑到婆婆身邊,發現婆婆臉色變得蒼白,血壓跌得很低,便立刻把她推到急救房。檢查後發現婆婆腹主動脈瘤撕裂,但她因為年紀大和出血情況非常嚴重,並不適合做手術。陪婆婆來的老伯伯步伐蹣跚,我們給他坐上輪椅,讓他在急救房外等候,醫生對伯伯解釋婆婆的情況,並建議放棄施行心肺復甦術以及親人盡快來陪伴最後彌留。

伯伯哽咽地答:「啲仔喺外國,返唔切嚟……」我們借電話給伯伯致電國外的兒子,他一開口就忍不住流淚:「仔,你媽咪唔得啦,醫生建議唔搶救啦,我簽紙等佢去得舒服啲……」一個與他走過大半世紀的枕邊人,此時此刻,卻突然毫無先兆地離開。在安排婆婆上病房時,伯伯坐在輪椅上輕輕地問:「姑娘,我可唔可以陪住佢上病房?」我點點頭,推着坐輪椅的伯伯到婆婆身邊,伯伯看着插着喉的婆婆,一臉不捨,他的手溫柔地從被單裏找到婆婆的手,再緊緊地握着。當下我明白什麼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走到生命最後一刻,身邊的另一半還是握着她的手,就像當年他們相識相戀、結婚生子、抱孫退休,這雙手還是一直在她身邊。伯伯凝視着婆婆的臉,轉過頭來問:「我可唔可以錫佢一啖?」沒有人敢回答他,怕一開口眼淚就掉下來,只是輕輕點頭。伯伯就一手扶着床邊,辛苦地撐着身體,在婆婆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看着深愛的人慢慢地離開自己,再沒有辦法和她廝守下去。分享這個故事,不是想老生常談說珍惜眼前人,而是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

作者為前急症室護士

 

[信健康] 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護理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