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和你想的不一樣

吳崇欣 | 2022-01-18
解離是一種在受過重大創傷的人身上常見的自我保護機制,當一個人受到難以承受的痛苦或混亂的訊息,腦袋的神經系統可能會像電腦「當機」一樣,讓人突然與當下失聯。

創傷不是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而是發生在你內裏的東西。它塑造了你的腦袋,讓你從此看這個世界跟別人不一樣;它也改變了你的身體感官,讓你難以活在當下。

S來的時候情緒非常低落,身體僵硬,總是抱着她的包包。她娓娓道來她在職場被欺凌的經驗,聲淚俱下。被同事不公平地對待,S曾經渴望透過討好這個同事來換取平安,結果不斷被利用、剝削,她都忍耐,卸來的工作啃下它,還拚命稱讚他,心裏卻懼怕他得要命。他就是言語上性騷擾S,S也默不作聲。直至他對S插贓嫁禍,S才終於向上司舉報了他。

但同時,S抑鬱起來。待她的病情穩定、自殺危機過去,我們慢慢探討她對這個欺凌他的男同事的容忍時,她揭露了兒時被父親性侵犯長達數年時間。第一次向人透露了這個經歷後,S被創傷後壓力症的症狀之一:「解離」(dissociation)所苦。也不時會出現閃回(flashback),好像回到兒時被侵犯時的處境一樣;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身處咖啡廳,咖啡卻已經倒到身上。

什麼是解離?

解離是一種在受過重大創傷的人身上常見的自我保護機制。當一個人感受到難以承受的痛苦或混亂的訊息,腦袋的神經系統可能會像電腦「當機」一樣,讓人突然與當下失聯。那是腦袋在我們遭遇創傷時保護我們的方法之一。

當一個孩子沒法逃離重複的傷害,或者必須依靠他的施虐者生存,腦袋只好讓他把整個經歷割裂開去,以忍耐這些無法逃脫的傷害。

當虐待經歷成為過去,個案不再被虐時,有時仍然會被解離所苦。因為腦袋為了保護我們而變得很敏感,一旦被外物觸發,腦袋就會以解離回應。有時思緒會同時回到過去某些情況,出現閃回,即是過去被虐經驗重新在腦袋裏播放,這時個案可能親身感受到當時的身體感覺,就像過去被帶來到現在。因此他們會突然感到非常害怕等等。所以,對於受創傷所苦的人來說,最困難的不只是要重新理解創傷經驗,也是盡量減少這個創傷影響到今天的生活。

被母親妒忌

因為創傷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式。腦袋被兒時經驗所塑造,可能變得太敏感,經常覺得在關係中不安全而拒人於千里;或腦袋很容易當機,以致經常記憶模糊,心神恍惚;或腦袋的回路自動回應某些情況,可能會突然襲擊剛發生親密關係的男士;或慣性預期男性最後都會虐待自己,視之為平常,也會特別容易吸引施虐者埋身。

自此之後,我們的會面都在檸檬味香薰下進行,因為那是S喜歡的氣味,可以幫助她在談及過去被性侵的經驗時較自在,即使解離了也比較容易回到當下,平復過來。因為腦袋必須能夠連接當下,知道現在是安全的,恐懼與不安才能平復。

S透露,小時候她媽媽脾氣暴躁,經常打她;而父親是家裏唯一會跟她玩的人。他們玩家家酒、捉迷藏,S對父親有很多溫暖的記憶;同時,父親在她小四至中二時性侵犯她。

「我容許他這樣做。」S說︰「因為這樣他會更愛我,在媽媽要來打我時,他會為我說話。」S不怪爸爸,但很生媽媽的氣。「因為她從小就不喜歡我,經常拿我出氣,打我,嫌棄我。」

在S的心裏,父親比母親更愛她。母親對S有種莫名的妒忌,經常說父親太溺愛她。媽媽愈是對S冷漠,S就愈靠向爸爸去獲取安全感。對S來說,她不能失去父親。她努力討好父母(只是討好父親比較成功),經常把父母的需要放在自己的前面,心底覺得自己根本毫無價值所以媽媽會這樣討厭自己。她覺得自己是自願被侵犯的。

「有一段時間,我不斷在我床邊的牆壁上挖洞洞,因為那也是爸爸對我做的事。」

S在中二時知道了自己被性侵,當他爸爸意識到S明白事態嚴重,就停止了侵犯行為。

與當下連繫

對遭受創傷的當事人來說,創傷往往是被發現然後又被「努力地」遺忘。多年來,S不自覺地花很大力氣去麻木自己的感覺,包括忙碌地讀書、工作、機不離手地打機、上網;心情太壞時,就用外物紓緩︰割手、酒精、狂吃等。父親在S大學時患癌去世,那段時間,她暴食得最嚴重,試過半夜邊打瞌睡邊吃掉12包薯片。

S渴望親密關係,這為她的治療注入動力。當治療中的信任充分,S感覺安全,她變得很勇敢;我們一次次在影像改寫(imagery rescripting)中回到過去。慢慢地她體會到兒時的自己其實是受害者,她並沒有自願被侵犯,而是被她信任的爸爸引導視性侵為遊戲,甚至視之為愛。她開始感受到憤怒──對父親漠視性侵對她的影響、利用她的身體獲取愉悅、沒人身教她尊重身體的界線、母親也沒有保護到她。這憤怒是健康的,她能夠感到憤怒才有力量在今天,不論職場上抑或關係中保護自己。她漸漸不再每節治療都抱着她的包包,身體變得放鬆,她的生命有了新嘗試,開始練習瑜伽和跆拳道。

治療創傷,是個讓個案愈來愈接近當下的歷程。因為創傷讓人帶着濾鏡去看世界,當個案愈來愈清晰地連繫現在,才能有效地評估危機、設立界限、了解多變的人際關係,建立起安全感和信心,去展開新生活。

註:故事中的人物、背景不代表真實個案。

撰文 : 吳崇欣_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信健康] 不要輕視內心創傷,心理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