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院打針後記

王建芳醫生 | 2022-03-24
本港在第五波疫情下,安老院的員工及院友相繼染疫,醫療系統負荷過重,醫生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得到疫苗的保護,能降低死亡或入院的機會。

我們經歷了兩年多的新冠病毒疫情,來到第五波大規模爆發,不知道大家有何感受呢?你會不會也染疫,正在或已經康復呢?
作為一位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科專科醫生,在瘟疫降臨時,當然希望學以致用,盡自己綿力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除了參與社區疫苗中心的工作外,2月中我也投入到訪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的隊伍,為院舍的宿友做評估,再接種疫苗。當中,我也擔當聯絡人的角色,安排適當數目的疫苗先送抵院舍,再在約好注射疫苗當日,與同行的醫護到院舍。這個經歷卻正正讓我感受到這次第五波的威力。
其中有一間院舍(院舍A),我剛聯絡的時候,全院有二十多名院友同意接種第一針新冠疫苗,於是我就馬上安排送疫苗過去。當時,本港已陸續有安老院的員工及院友染疫,醫療系統負荷過重,不少確診的院友都只能留在院舍隔離。到我們準備出發前兩天,再和院舍確定時間,負責人卻告訴我,行動要取消,因為他們開始陸續有院友感染新冠病毒,工作人員也有不少人病了,沒有多餘人手「招呼」我們上門打針。既然如此,我就先安排去其他院舍。5天後,我再和院舍A聯絡,她說只剩下一個院友尚未確診,其他都已感染新冠病毒,院舍A的主管透露,剩下的這位院友也有咳嗽,相信第二天再測試的話,應該也會呈陽性反應。短短一個星期,二十多名院友「全軍覆滅」。我們要等他們康復後一個月(確診後6個星期),才能打針了。
我也去了另一家院舍(院舍B),有將近一百名院友,有幾個較精靈的,已接種一至兩針新冠疫苗,但還有大半數院友連第一針都未打。我們到訪當天,院舍也正在爆發,不少床都因院友不適進醫院而空了,也有些確診院友不停咳嗽。我們穿上整套保護裝備,逐一到床邊做評估和打針,最後只有五十多人可以接種疫苗。雖然比我們預計的人數少了,但可以打的我們都打了,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得到疫苗的保護,能降低死亡或入院的機會。
作者為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專科醫生

[信健康] 老友記院舍感染後,醫生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