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治療強迫症

吳崇欣 | 2022-03-29
疫情令有些人的強迫症症狀多起來,例如洗一次手接近兩分鐘。

16歲的S強迫症本來康復得很好,媽媽很開心。疫情來了,實體課變網課,對於同時有專注力不足的S來說,網課讓她更難以專心。S的成績一落千丈,作業交不齊,也無心向學。會面時,她初來的那份心不在焉的傭懶,又回到我眼前。
不消兩個月,她的強迫症症狀也明顯多起來。洗手每個部分必須洗20秒(洗一次手接近兩分鐘)、時常緊握拳頭、收起手指,避免碰任何東西;慢慢地,她開始忍尿盡量不去廁所,以避免洗手時因必須跟着特定程序而來的壓力。眼見之前努力的成果悄悄流逝,我和她都頗難過。
「因為現在沒法見同學啊!從早到晚都躺在床上,心情好苦悶。」運動量和社交減少,上網課難以專心,成績下滑,各種壓力之下強迫症情況又差了。
我想,不如我們也試試網上會面?我先跟她約法三章,一)要在書桌上用電腦見面,而不是在床上;二)開始時要注意關掉所有電腦程式提示;三)把手機拿到看不見的地方。她同意了。
起初見面,我要不斷去提她:「嗯,我看見你眼睛在看旁邊,你在做什麼?」她有時會笑笑說「在看手機」,也有時會迷惘地頓一頓,說:「噢,我只是在看手上的紅點。」然後,練習把專注力帶回來對話和屏幕上。
3節下來,她自動把約法三章應用在網課上:「我覺得好像這樣做比較合適,是吧?」
「是啊!你真聰明,很會應用啊!」我大讚她。她心花怒放。
然後,我邀請她讓我現場參與「暴露法」(ERP)──治療強迫症的重要練習。以往在診所我們試過一起洗手,今次網上會面,我可以陪她做更多不同的練習:出門去倒垃圾、摸家裏不潔的地方、不穿拖鞋走到廚房回床上等等。總之凡是她在家因強迫症而導致的逃避行為,現在我們都一起打破它,而我可即時用靜觀練習去陪伴她,覺察當下焦慮感,直至焦慮感慢慢消散。
幾節下來,她進步明顯,愈來愈勤力自己在家中練習,而且治療效果比之前還好。疫情雖苦,還是有不幸中的小確幸呢。
作者為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www.mindfully.hk

[信健康] 疫情致強迫症增多,心理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