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點是第二現場

袁康就博士 | 2022-03-30
浮針治療過程中常反覆思考和推敲,好像破案一樣要尋找產生症狀的源頭。浮針醫學有「第一現場」和「第二現場」,第二現場是患者主訴的疼痛位置,第一現場是引致疼痛或病症的源頭。

朱女士左腳底痛來求診。「你怎痛?」我看她已把襪子脫了下來,像等我忙完就輪到她了。我見狀馬上走前展開問診。
「我是左腳大趾軟痛」她指着大腳趾說。
「痛了多長時間?」
「啊,一年多了。」
「那你痛的是一隻腳趾嗎?其他腳趾有痛嗎?」
「沒有,只是大腳趾。」
「是大趾的底部?」
「是啊,腳趾面也軟痛,不過最痛是底部。」
「行路痛?」
「是啊,站着就痛,行路更明顯。」
「除了軟痛,還有其他不適嗎?」
「有啊,還有麻痹感!」
「你站起看一下?」她站起來。「現在痛嗎?」
「痛呀!」從她的描述,我心中有數,大概推測到哪裏是兇案現場了。
浮針治療過程中常反覆思考和推敲,好像破案一樣要尋找產生症狀的源頭。浮針醫學有「第一現場」和「第二現場」,第二現場是患者主訴的疼痛位置,第一現場是引致疼痛或病症的源頭。
異於阿是針刺法
傳統針灸有「阿是穴」的針刺法,疼痛位置就是扎針位置。「阿是」的意思來自「啊,是,就是這裏痛!」醫師扎針後或針上加灸或針上加微電流,這樣做屬於第二現場的處理。浮針醫學認為,大部分病痛源頭不是該病痛的疼痛位置,只有小部分病痛的第二現場就是第一現場。當然,第二現場的軟組織受傷或因傷發炎而積聚的廢物可導致疼痛,也須處理,但引致第二現場產生疼痛的病源亦即「患肌」的第一現場仍然繃緊的話,「阿是穴」的針刺法仍未能根治。浮針醫學尋找第一現場,當第一現場的繃緊肌肉放鬆,第二現場的疼痛便隨之消失。
朱女士的腳趾底疼痛也就是第二現場,應該有引致第二現場疼痛的第一現場。於是,我嘗試觸摸朱女士那些與大腳趾有關的肌肉。首先考慮的嫌疑肌當是屈拇長肌。
元兇位置在別處
我沿着她的左腳小腿外側往下摸,果然,她腳踭對上約5寸位置出現患肌,那正正是我考慮的嫌疑肌──屈拇長肌!
「浮針痛不痛的?」她第一次試浮針,未見過,又看到我用浮針針灸其他病人,有點疑慮,都是正常的。「不會,只是一點點吧,用進針器扎入,過皮後就不痛了。」我給她解釋。浮針的操作在皮層下肌肉上的一個罅隙叫「疏鬆結締組織」,那裏沒有神經末梢所以不痛,但當穿過真皮就有點痛,因為真皮有梢神經,而進針器使浮針高速扎過皮層,患者不會覺得特別痛。
我選好位置準備扎上浮針,大約在患肌再上2寸。她看到那不是她腳底疼痛部位進針,有點猶豫,連忙反應過來:「不是這裏痛喎!」我給她解釋:「這才是兇案現場!」她似懂非懂乖乖的讓我扎上浮針。經過一輪「掃散」和「再灌注」之後,我請她走幾步,然後問:「你現在覺得如何?」她邊走邊若有所思,流露着滿意的微笑。
作者為註冊中醫(針灸)

[信健康] 找尋真正痛症位置,中醫貼士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