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之二

青斯 | 2022-05-15
人要為最終離別做準備,禮儀雖因文化宗教而異,重點要令至親心安,走出傷痛!(作者圖片)

從瀕死邊緣救回來的病人,有部分能敍述其體驗,例如很快回顧了自己一生、見到隧道盡頭的光等,這些統稱為瀕死體驗。
有這些體驗者,如重生一樣往往對人生目標有不同看法;若然這瀕死體驗是人生回顧或靈性接觸,亦會減少對死亡的恐懼。研究人員也發現在藥物氯胺酮影響下,病人敍述的體驗和瀕死體驗相似。
科學方法
瀕死體驗的研究最近有突破!加拿大有位八旬病人,在進行創傷性腦出血手術後出現癲癇重積狀態,不停出現癲癇,醫療人員為他注射抗癲癇藥,並接駁腦電圖去監察其情況,這時病人心臟突然停頓,徵詢家人意見後,醫療人員不作急救,病人最終不幸離世,而已接駁的腦電圖就讓醫護人員能繼續監察整個過程中,腦電波的活動情況。
研究人員透過這珍貴紀錄,發現注射癲癇藥後,腦電波的癲癇活動靜止下來,但在心臟停頓前,出現30秒高頻率的伽瑪波,在心臟停頓後的首30秒,雖然各腦電波波段都慢慢減弱,但伽瑪波相對其他波段仍是較活躍的,隨後才慢慢靜下來。
同類的伽瑪波現象在老鼠的實驗中出現過。由於血液循環停頓前後,發生缺氧及二氧化碳積聚情況,導致這些伽瑪波在心臟停頓前後的30秒出現。這些伽瑪波活動,與腦部因發夢、記憶或牽涉多個部位的思想時發出的腦電波差不多,所以研究團隊認為這伽瑪波顯示腦海正浮現整個生命回顧,和瀕死體驗差不多。當然這只是一個病人的案例,未必能作準;病人亦注射過不同藥物,對腦電波都有所影響,未能說這就是瀕死體驗的生理證據。和前世記憶一樣,這只是採用科學方法的開始而已!
祝福送別
好友伊娃邀我參加生死教育學會群組,這也是準備工作,我雖參加但仍未有建樹。中國人更懼怕死亡,形成對死亡的禁忌。中國文化較順從,覺得事情總不受自己控制時,容易迷信釀成習俗,做完才能心安。從小到大在禁忌習俗熏陶下,令人更懼怕死亡。
教堂的告別式,祝福送別意義大得多,不易令人害怕。我參加教堂喪禮不多,3年前到天主堂參加舊同事喪禮,唱聖詩時那高音領域,在教堂樓頂產生迴盪,有如天使來臨,把離世者帶上天堂。我以前不太懂,那次不知怎的聽懂了。記得多年前在維也納的教堂聽《聖母頌》演奏,是多麼的迷人及聖潔。另一次聽到用小號奏德弗札克《新世界》第二樂章「念故鄉」作為辭靈曲,又真的很感動!
西藏人說得真有道理,人的一生就是對這離開做好準備!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