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產科醫生的「免疫逃逸」

唐宇嶸醫生 | 2022-11-21

疫情已經接近3年,我們對COVID-19由陌生、恐懼到現在變成工作日常一部分。病毒固然奪走了不少人至親的寶貴生命,對社會各界人士之社交、工作、學習和生活亦構成災難性影響。
不過常言道有危必有機,對疫情的負面影響已有過很多討論,且讓大家換個角度,看看這場苦難疫症如何裝備我們為病人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
視像會診
隨着疫症愈來愈嚴重,以及各種社交隔離及防疫措施,視像會診在世界各地應運而起。
其中英國公營機構在疫情期間把終止懷孕服務轉為以視像進行,婦女可安於家中以視像面見醫生及服用藥物,完成終止懷孕。該國更將視像會診終止懷孕服務與傳統面見服務作比較研究。發現視像會診大大縮減了病人等候日數,而且成功率及併發症機率均與舊有傳統服務無異,為有需要女士提供了簡捷安全的選擇。及後因應研究結果,英國更將視像會診終止懷孕納為常規服務。

疫情高峰期時醫院非常繁忙,醫護憑着應變力去照顧眾多感染者。(資料圖片)

視像醫療已存在多年,但因種種緣故難以發展,卻因疫情的契機令需求高速增長。本港各公私營醫療機構的不同專科在這段時間大大加強了視像會診服務。醫委會也發出了相關指引,可見視像會診已開始漸受接納成為其中一種受規範認可的醫療服務提供模式。希望日後在後疫情時代能繼續正向發展,造福大眾。
視像會議
疫症也影響了各類本地及國際醫學會議的舉辦。例如本港成功申辦的學界國際盛事──英國皇家婦產科醫學院年度世界會議,原定2021年5月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亦因疫情原因宣告取消。但疫情絕對不能阻礙婦產科醫生的學術交流及研討。各類醫學會議改以視像形式舉行,令世界各地婦產科醫生能以另一種形式繼續交流。而用視像形式後,學界發現這也方便了工作繁忙的婦產科醫生參與會議,以往醫生如有急症在醫院診所被召回時,難以來回會場親身參與會議,現改以視像形式令醫生的參加更有彈性。有些會議亦保存了錄像供事忙而錯失的醫生在會後回顧,大大增加了婦產科醫生能參與會議的機會。
現在婦產科學界步向復常,重新舉辦多個實體會議,但大多同時亦保留了視像參與的選擇,為婦產科醫生帶來更多方便和彈性,促進了醫學交流及進步。英國皇家婦產科醫學院年度世界會議改於2025年在本港舉行,我們熱切期待能親身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婦產科醫生來港參與,亦讓我們略盡東道之誼好好推廣香港這個盛事之都。

疫情令各類醫學會議改為以視像形式舉行。

不一樣接生體驗
這一年間婦產科醫生在醫院各陌生角落做着熟悉的工作。筆者疫情期間「執」了醫院歷來第一個在深切治療部出生的嬰兒,在這充滿危殆瀕死病患的地方迎來新生。也在冷清的隔離病房第一次施行產鉗助產術為難產婦接生。第一次以全副個人保護裝備上手術台做剖腹產手術,面罩上的霧氣彷彿提示他日年老漸衰患白內障時的工作之苦。來回急症室奔走,為因各種急症求診,但因需要隔離而不能直接上產科病房而又因隔離病房爆滿以致滯留的孕婦就地診症檢查。
以往熟悉的工作往往要重新組織、鋪排,務求在較少支援、較缺乏儀器或有各種掣肘之環境下同樣確保醫療服務不受影響,亦深深感受到本港醫療體系的穩定確實靠不同崗位專業同仁的攜手合作,才能有效維持。
通力合作
這一年間,我們遇着很多不同挑戰。手術室要關閉,我們要逐一向已預約手術的病人致電道歉、解釋、另作安排。他們有些受病患折磨已久,有些已找了他人代為照顧家中老幼,已期待做手術很久了,幸而所有病人都對我們極為體諒,不少甚至對致電通知他們手術要取消的我們致謝,感激我們謹守崗位。家屬探訪亦受到極大限制,很感激病人及家屬對醫護團隊絕對信任,也接受以其他方式例如電話溝通去討論病情。
醫護在醫院爆滿的疫情高峰期,憑着驚人應變力及合作精神,於短時間內將普通病房改裝成隔離病房,以照顧更多感染病人。病房改裝後轉收內科感染病人,我們與內科醫生合作,暫時「兼任」內科病房醫生,照料他們。
病毒固然無情,但危難中卻閃耀了醫護、病患及家屬人間有情的燦爛畫面,大大鞏固醫患之間關係。
但凡有新藥物或疫苗,細菌病毒自然亦會獲得新的抗藥性或免疫逃逸能力,此乃大自然不變定律。在人類社會而言亦屬同理,常言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筆者深信香港人定可憑着能屈能伸、遇強愈強的特質,各階層謹守崗位的專業精神,不久必在今次疫情中走出風浪,迎來更光輝的未來。
撰文:唐宇嶸醫生_婦產科專科醫生

[信健康] 疫下視像會診,專業資訊派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疫情令各類醫學會議改為以視像形式舉行。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