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助防疫治疫 中醫效果顯著

謝彩雲中醫師 | 2020-05-06
由於制度上的不同,香港不可能做到中西醫結合治療重症或危重症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但經過SARS後17年時間還是未能為中醫在防疫工作上作出定位,猶如白白浪費了另一個範疇的醫護人手。

國際抗疫專家系列大講堂最近邀請了在武漢第一線抗疫的中醫專家分享經驗,其中一課是由中國中醫科學院廣安門醫院主任醫師齊文升博士主講,他是第一批派到武漢的國家級中醫團隊主要成員。

齊文升博士在今年1月25日到3月31日疫情最高峰期的兩個多月內,一直在武漢金銀潭醫院治新冠肺炎,醫院撥出了「南一」病區讓他們負責,治療的158名病人中,至他們撤走時已有140人治癒出院,絕大部分(94%)都是用中醫或中西醫結合治療,相較其他7個病情類似的病區,無論死亡率或病情惡化率都是最低的,激素使用率當然亦是各病區中最低,留下後遺症的比率亦相應較低,換句話說,治癒成功率是最高的。

被拒諸門外

由於制度上的不同,香港不可能做到中西醫結合治療重症或危重症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但經大學與中醫業界跟政府多番斡旋後,政府只是建議香港中醫可以在患者出院後的恢復期調理上發揮作用,簡單來說,一切沒變!當年沙士之後,大家都說汲取教訓,讓中醫協助防疫治疫,結果17年後仍是老樣子,政府絞盡腦汁,是繼續將中醫拒諸門外。

對已發病的患者在醫院隔離病房中,由於防疫資源不足,不能讓中醫參與,勉強還說得過去,但在密切接觸或海外回港的被隔離人士中,若有意願接受中醫防治或治療,是否應予患者和中醫一些選擇和機會呢?

正如我在早前的文章都提過,熱心的陳師兄設計了一些組合方,療效顯著,能在疫病初期做到「截龍」的效果,即當患者出現疑似病徵,如乾咳、極疲累、骨痛、失去味覺、嗅覺等徵狀時即予服用,目的是不讓病情惡化深入,損害內臟,做到病向淺中醫的效果。

所以我也購買了一大堆中藥粉(方劑包括:普濟消毒飲、銀翹散、五味消毒飲、麻黃、大黃的合方),發給相熟病人和親戚朋友,給他們「看門口」,也早在3月時,郵寄到海外給已移民的弟弟和妹妹。

由於都是清熱解毒殺菌的中藥,愛美的弟弟徵詢了我意見後,取了一部分中藥粉來清治他的暗瘡,成效甚彰,後來我三令五申,不准他再喝下去,免得過於寒涼,削弱了自身的免疫能力。所以說,中醫的清熱解毒藥效果真的不賴。

其實,正如港府專家團也曾警告,疫情雖似稍緩,但仍有可能隨着全球解封,再有第二波、第三波。另一方面,無論你相信那個能預言此次瘟疫的印度神童,抑或是天文台台長的預測,因應氣候變化、冰川融解,導致更多人類沒有免疫力的細菌及有毒物質重見天日,第二個、第三個全球大瘟疫仍是會再來的,問題是我們準備好了嗎?看着前線醫護的辛勞和無助,是否應想一下,善用資源,想辦法讓中醫也參與其中?

對中醫抗疫有興趣的讀者,可打開這個鏈接,收看齊文升博士的講座,當中也有介紹一些中藥方劑的。

https://im.yuge.com/im/live/13462945-k9dmgqqq

作者為註冊中醫

 

[信健康] 抗疫治療非難事? 中醫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