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治病有技巧

袁康就博士 | 2021-04-28
打坐時不能有任何目的、任何企圖,但凡有目標,那目標就不能達致。

我們想透過氣功治病,最簡單的方法是「無為功」了。簡單講,無為功就是「無所為而為」的功法。我常對學生說,這個功法是最初始的,又是最高級的。何解?打坐入門由入靜到入定,都以無為功切入;然內丹修煉的終極也借助無為功完成。

內丹氣功的修煉大致上分兩條練功之路,一是「無為功」,另一是「有為功」。無為功當然是「什麼也不做」,有為功是有所為而為。相對來說,有為功易做,因為對於有所跟循的事我們或多或少都做得到,反而無所依循的工作難以完成。我們的大腦無時無刻都在工作狀態,一下子叫停大腦是困難的事。所以,無為功是最難的功法。

刪除雜念不明智

無為功另一困擾是雜念。當我們靜下來什麼也不做的時候,大腦卻不停地展現雜念。雜念可有兩種形態──主動的念和被動的念。主動的念可自我操控,我們可不去想;但很多念是自動泛起,就像影片播放般不停播放,很是騷擾。

對待雜念有很多方法,但最差的方法是把它刪除。打坐時不能有任何目的、任何企圖。我們但凡有目標,那目標就不能達致。我們有任何企圖,那企圖必然失敗。我們企圖刪除雜念,雜念一定不被刪除;愈想它離去,它就愈不離去。這都是鍛煉者經常遇到的現象。

我們對待雜念的方法是一個態度問題,那態度是讓雜念「與我共存」。只是,我們不要解讀它、不要追看它。譬如,當有一念「老師正在教課」的影像泛現,如果我們追着看看那位老師是陳老師還是王老師的話,那就敗了。再追下去看王老師在講什麼,更敗了!被雜念牽着走是失敗的。我們不要「着念」啊!

是恍惚不是空無

無為功的終極是「入定」,而入定的狀態是「恍惚」。記着:那是恍惚,不是清空、不是一無所有。這狀態不以「空」、「無」來形容,就是說「刪除雜念」是毫無意義的行為。相反,我們要借用念的存在,透過這個「有」來成就「恍惚」。恍惚是「似有還無」,說它有又好像沒有,說它無又似乎具體存在。所以,惟有「有」這個雜念才能把它模糊到「似有還無」的「恍惚」狀態。

念起念滅是大腦程式的一種,有念無念可有不同的應用範圍。我們不能說凡念起都是一種困擾。內丹修煉的功法中,有些更環繞「念」的運用,叫「識神」。

然而,無為功的入定做得好所對應的是「元神」。元神與識神有二元關係,識神要有元神這個強大後盾才有完美的發揮,而元神要仗着識神的表現才能得到確認,兩者相互依存,不能各自獨立。在入定的境界中,有念與無念、元神與識神處於一種張力狀態,而無為功傾向於元神的實現。

元神和識神都有治病功能,只是不同的疾病有不一樣的練功技巧而已。

作者為袁康就太極內丹學會導師

 

[信健康] 打坐不能有雜念,中醫貼士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