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試種新冠疫苗嗎?

區結成醫生 | 2021-05-17
近期輝瑞疫苗和莫德納疫苗開展在12歲以下兒童身上進行臨床試驗,圖為美國醫護人員為12至15歲群組的少年接種疫苗。(法新社圖片)

近日讀到一篇有意思的文章,關於兒童參加新冠疫苗臨床試驗的問題。文章發表於Hastings Center的網上論壇。Hastings Center是知名的生命倫理學中心,位於紐約州。文章不是一般的評論,作者Elizabeth Lanphie把大題目從小處寫,從自己的孩子說起,談到為人父母的兩難。她本身是一名臨床倫理學家,設想自己年幼的孩子快將被邀請參加疫苗臨床試驗,該當如何考慮?從倫理角度看,應否讓孩子參與試驗,本來就是一個不簡單的問題,當這個孩子就是你自己親愛的孩子,問題就變得切身而帶有感性。我把這篇不太長的文章譯出來與讀者分享。

一些背景資料:輝瑞疫苗(即香港有使用的BioNTech「復必泰」疫苗)和美國本土首選的莫德納(Moderna)疫苗(同屬m-RNA疫苗),近期都在開展12歲以下兒童身上進行臨床試驗。

3月25日,輝瑞宣布疫苗已開始在12歲以下的兒童身上進行試驗。無獨有偶,3月23日,中國科興表示,該公司的新冠疫苗(香港亦在使用)已經在幼童身上做了測試,對3至17歲的兒童都安全有效。結論是根據來自550多名測試者的早期和中期臨床試驗得出。

好處大於已知風險

以下是Elizabeth Lanphier的文章翻譯,業餘水平,希望不會太走樣:

我和我的伴侶在思考這個問題。莫德納和輝瑞的COVID-19疫苗(即新冠疫苗,下同)試驗正在我們的社區進行──在兒童醫院,我是一名臨床倫理學家。輝瑞的試驗開始招收5至11歲的孩子。我快4歲的孩子會成為下一批被招募的對象。

作為一名臨床倫理學家,我日常從事權衡各種醫療決策的風險和好處。然而,當涉及到自己的孩子和家庭,就比較複雜。COVID-19疫苗試驗的風險和好處有多方面,有些並不確定,而且難以量化。

讓我們先此聲明:在我家,我們認為疫苗接種的好處是遠遠大於已知的風險。我和伴侶都早在符合資格時立即接種了疫苗。

不太清楚的是COVID-19對兒童構成的風險,及兒童對其社區構成的風險。(在美國)兒童佔確診的感染個案不到12%,只有2%的病例是4歲及以下的兒童,兒童也不太會因感染這病毒而病情危重。但研究結果也表明,兒童可能在輕微感染的幾個星期之後出現「多系統炎症綜合症」(MIS-C),嚴重時需要住院治療。專家們對如何演繹這些數據,轉化為有關兒童的公共衞生政策,以至指導個人對策,意見不盡相同。

新冠病毒和疫苗的長期影響同樣不清楚。但根據已知的資料,把疫苗的甚低風險拿來與COVID-19感染的已知風險相比──疫苗已被證明可以減輕風險──我們是希望讓孩子在安全和可行的時候接種COVID-19疫苗。

一個問題是,臨床試驗(對孩子而言)是否足夠安全?臨床試驗的次序是,只有在老年群體表現出安全性和有效性之後,才會擴大到包括年輕者。莫德納和輝瑞疫苗在成人試驗顯示出高效用,副作用少。

輝瑞的數據表明對12至15歲青少年的療效甚至比成年人還要好(筆者按:與科興公布的發現類似)。我的孩子屬於最遲被招募參與研究的一群,故此到我們要決定是否讓他參與之時,應該已經知道疫苗在年紀較大的兒童身上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當然,臨床試驗並不能保證絕對安全,任何對人體的干預都有風險。阿斯利康和強生疫苗的例子表明,一些不良反應因為非常罕見,在臨床試驗期間不會發生,但風險在疫苗獲得批准正式使用之後仍然存在。儘管如此,一旦兒童疫苗配方獲批使用,我們並不打算推遲孩子的疫苗接種(筆者按:這當然也與美國的疫情仍然十分嚴重有關)。

應邀參加是次疫苗試驗的一個風險或者是,結果根本不能接種到一劑疫苗。莫德納的研究屬於對照研究,招收6個月至11歲的兒童接受安慰劑或疫苗。輝瑞在12歲以下兒童身上的試驗並不使用安慰劑,而是給兒童參與者接種不同劑量的疫苗,以研究最佳劑量和所得的抗體。因此,無論參加哪一個藥廠的研究,我的孩子在研究期間可能最終未接種到疫苗,或未有接種足夠劑量的疫苗。

幼童接種考慮因素

然而,無論對與錯,我壓倒性的感覺是:臨床試驗是我的孩子獲得安全有效疫苗的快捷通道。也許這是一種錯置的治療期望。然而,鑑於成人和年齡較大兒童的發現,以及最近的政策,即一旦疫苗獲得批准使用,就會為在試驗中接受了安慰劑的人補回正常劑量的疫苗,因此我認為臨床試驗是可以讓我們的孩子在政府正式推行幼兒接種疫苗的時間表之前,提早得到接種疫苗的方法。伴隨的自然是不同種類的風險。

我早便對疫苗是能否獲平均分配感到不放心。參與臨床試驗若果成為提早獲得疫苗的捷徑,我們有理由擔心,無論是就風險或得益而言,疫苗的分配更難以公平。試想我們家庭的風險狀況和需求(筆者按:這或是指作者和配偶的工作有需要出入醫院病房),若是其他家庭可以讓孩子更快地獲得接種的好處,沒有理由不讓我的孩子參加臨床試驗。

這是一篇誠實的分享。最終,作者的立場並不是基於哲學性的倫理分析,更多是出自愛子情切,和對疫苗的信心。

各種新冠疫苗都在競賽,比試有效性和安全性,也在競爭誰能先推出、最能老幼咸宜全民普及。不過,從普通市民和為人父母者看來,最關心的不是誰跑第一。難判斷的可能是,給年幼孩子接種疫苗的考慮因素是否與成年人和老人一樣?憑什麼判斷?在我看來,重要的疑問尚未完全梳理。

 

撰文:區結成醫生_中文大學生命倫理學中心總監

 

 [信健康] 探討孩子試種新冠疫苗,支援資訊派用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