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精神問題急增必須關注

陳仲謀醫生 | 2021-11-30
本地不少人常自詡香港是「國際城市」,但相比外國一些先進國家,香港不夠看重市民的精神健康狀況。

近來香港社會出現一宗有爭議性的事件:漁護署誘殺闖入社區覓食的野豬是否合情合理?本來是一樁雞毛蒜皮小事,本應不會引起正反雙方的熱烈爭論,但時移世易,社會分化,而這個話題又不含政治成份,大家可以暢所欲言,公開發表各自的「偉論」,所以熱烘烘的幾乎蓋過了和內地通關的消息。

筆者無意參加討論這個問題,但對其中一項意見有感而發:一個社會怎樣對待野生動物,便反映了當地的「文明程度」。相同地,筆者意會到一個社會怎樣教育保護他們的下一代,也可能間接顯示這個地方的「文明程度」。

本地有不少社會領袖,常自詡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幾乎所有物質條件都和世界各大城市並駕齊驅。筆者對此並不苟同,因為除了本地普羅大眾的居住環境和「第三世界國家」(發展中國家)看齊外,還有「百孔千瘡」的教育制度,每每觸發近年青少年精神問題飆升的警號。香港有些中層、上層家庭把子女早在初中時期,便放洋到歐美升學,成為風氣;現在更有甚者是全家移民是為了兒女能得到較愉快和更健康的優質教育。香港社會是否適合青少年的成長,有能力的港人已經作出「良禽擇木而棲」的選擇。

經歷近兩年的疫症是天災,而早前的社會運動或因「國際政治鬥爭」,港人都無法控制;但本地的教育制度和青少年政策,是完全掌握在特區政府手中,可惜成績卻令人搖頭嘆息。本專欄在對上兩期都分別觸及有關的問題,本來不想再絮絮不休,惹人生嫌,但形勢緊急,骨鯁在喉,不吐不快。

本年9至11月學校局部復課,青少年懷疑自殺的數字,創十多年的新高,最年幼「受害者」年僅8歲;接着又有報道,今年的虐兒數字比去年增加超過60%。香港沒有官方機構緊貼準確地統計和分析這些數據,不過我們有理由相信青少年出現精神問題是日益嚴重。香港各級學校都紛紛全面恢復正常活動,但有關當局有沒有應變的準備?大家應該知道這不是放了個半月暑假後重新開學的恒常事宜,而是幾經磨難的停課近一年後的重新起步。

世界情況嚴峻

特區政府的急切工作可能千頭萬緒,無暇處理一些較次要的問題。筆者參考其他國家的準備工作,向各位讀者報告和討論。筆者沒有十分可靠的本地數據,唯有引用英國的調查研究,雖然兩地情況不盡相同,但仍然有不錯的參考價值。根據英國全國防止虐待兒童協會(NSPCC)的報告:當地青少年的焦慮、抑鬱和自殘的數字激增,3年內激增50%,原因多是沉重的學業和社會壓力,而尋求精神科醫生協助的等候時間愈拖愈長,所以及時得到幫忙的只有25%。英國有一位前線醫生Dr. Nieto感慨地說:「情況比10年前嚴峻得多,例如:不斷增加的嚴重焦慮症,很多自殺和企圖自殺的事件,尤其是青少年自殘的問題日漸惡化,變本加厲。」有專家歸咎於疫情停課,青少年在家無所事事,於是沉迷於社交網絡,晨昏顛倒,破壞他們穩定的作息習慣,接收似是而非的訊息和價值觀,對身心有極大的負面影響。另外,在線上學習期間,很多青少年在無家長監管下,只是虛應故事,而學校方面又單單着重學生的考試成績,很少關顧他們的身心狀態。所以,青少年在此期間困在家中,情緒受困,很容易和父母衝突,形成兩代之間有更大的隔閡。

其實,香港的情況和英倫是大同小異。政府在疫情高峰期停止了很多正常活動,所有文娛康體場地關閉,青少年不能和同儕互動,侷促於當局宣傳的「停課,不停學」的氛圍中,哪個會開心快樂呢?待疫情緩和,各方面都急不及待地復課,但卻沒有去應對長期停課的「後遺症」──學生情緒被扭曲,還要雪上加霜,鞭策老師去加強教學進度,以圖追回損失了的上課時段。

歸根究柢,香港教育制度的死結始終緊繫於成績優劣,而忽略了青少年人最寶貴的身心健康。

反觀,先進國家已嚴陣以待,應付「精神海嘯」,對學校復課作好準備。北愛爾蘭地方政府增撥500萬英鎊購買專業服務(例如:小組靜觀),以支援及協助學生和老師去紓緩情緒壓力。英國保守黨政府寧願加稅,仍然下決心增加額外款項給國民保健署(NHS),解決疫後國民健康需要,其中更訂明用於精神健康服務方面的數額。

香港不夠重視

香港特區政府在這幾年間,據說動用了約3000億去幫助市民和各行各業紓困,不可謂沒有尺寸之功?但公帑是否用得其所,就有斟酌餘地了!「風吹雞蛋殼,財散人安樂」,現在政府有眾多鴻圖大計,都在在需財,恐怕我們「精神健康服務界」要爭取多些資源機會不大。退而求其次,業界同仁應更有效運用現有的資源,創造嶄新條件去改善我們的服務。

「預防勝於治療」和「病向淺中醫」是家喻戶曉的,但要遵行實踐卻不容易,原因是由於市民缺乏有關的認知,而解決的唯一辦法,是透過教育使大眾明白其中道理。政府為了達到七成以上的疫苗接種率,鋪天蓋地在各大傳媒中宣傳,但80歲以上的老人家的接種數字仍然極低,這不單是因為他們年紀老邁,不能自行作出決定外,其照顧者不敢承擔責任,是其對科學認識不足所造成的。

筆者三番四次呼籲教育局將「精神健康」納入正規的中小學課程,甚至成為中學文憑試的選修科,筆者的吶喊雖然不是空谷足音,但響應者總是寥若晨星。

香港政情穩定,很多舊東西都被一掃而空,可以騰出多些空間進行改革,例如:公社科取代了通識科,加入「國情」項目外,相信還可容納一些「精神健康」內容;學生人數有結構性減少趨勢,「殺校」之聲不絕,老師過剩危機出現,而教育局似乎無興趣全面推行「小班教學」。

筆者建議有關當局訓練教師熟習「精神健康」的課題及相關的關顧工作;一方面可以推行各級的「精神健康」教育,另一方面又應該有足夠的人手去找出「需要幫助的學生」。

年輕一輩是香港的接班人,如果精神健康不濟,恐怕將來會淪為「新東亞病夫」!

撰文 : 陳仲謀醫生_香港精神健康議會召集人、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主席

 

[信健康] 關注青年精神健康,醫生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