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煙草終局」到「健康生活」

天峯醫生 | 2022-06-08
很多人以為吸煙只影響肺部,但事實上無論是哪一種香煙產品,都對整個身體有害。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在5月26日公布香港吸食傳統煙的人口比率,由八十年代初的23.3%,到2019年的10.2%,再下降至最新2021年的9.5%,是有紀錄以來的新低,亦是香港首次跌至單位數字。
在使用另類吸煙產品方面,每日使用加熱煙的人口比率,亦由2019年的0.2%,下降至2021年的0.1%;但使用電子煙的人口比率,則由2019年的0.1%,增加至2021年的0.3%。
同時間,根據另一個由食衞局委託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的調查,發現中小學生的吸煙率雖仍維持於低水平,但同樣地中學生在吸食電子煙的比率也有所上升,由2019年的相應百分比為0.8%,上升至去年年度的1.1%。
無論如何,本港整體吸煙人士比率是創下新低,確是香港控煙工作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只是「革命尚未成功」,我們實在仍須繼續努力。政府表示會積極展開「煙草終局」的草擬工作,提供時間表及路線圖,推出全方位控煙策略。
什麼是「煙草終局」(Tobacco Endgame)?在2012年時,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George Thomson教授就曾於英國醫學雜誌發表文章,為定義「煙草終局」提供了一個起點。Thomson教授建議「煙草終局」需同時包含一個過程和一個目標,是為結束煙草使用過程中的最後階段。
Thomson教授認為,有效的「煙草終局」在策略上要具有兩個要素:
一、政府要有明確的意圖和計劃,以實現煙草使用流行率接近零及二、訂定達成目標的期限在20年之內。
當然,那個時候,甚或即使現在,還有不少持懷疑態度的研究人員和政策制定者都認為,只能夠在吸煙率低於5%,以及國家/地區的邊界可以輕易受到控制的兩個條件之下,才會有機會實現逐步淘汰香煙。
儘管存在這種懷疑,在Thomson教授的文章中,也闡述了不少不同國家政府的「煙草終局」思維例子。當中包括芬蘭、不丹、美國和紐西蘭等都已提出了不同的目標。其中美國政府提出了一個「沒有死亡和疾病與煙草相關的社會」願景,只是該策略最樂觀的結果,也只是希望到2020年時,吸煙率能夠達到12%。
影響全身
要實踐這些願景,要做到煙草使用的最後階段,是需要訂立一些「清零」的目標。例如,令煙草使用率變為零(或接近零)、令煙草商業的銷售完全(或接近)結束、令煙草使用在社會上變成一件不正常的事、令兒童幾乎沒接觸煙草的機會等。
按筆者閱文後的淺見,要真正推展「煙草終局」,癥結在於思維和決心。就如Thomson教授也提及,很多政府的思維已經從霎時零散式或漸進式地針對煙草,轉變為猶如針對其他公共衞生風險,就如對付天花、含鉛物質一樣,是要有清晰且絕對的決心,才能確切貫徹可行而又真正具實質影響力的目標和結果。
對此,政府的思維和決心,還要包含要改變民眾思維的決心。因為總有簡單如一個愛抽煙的普通人,及至有財有勢的煙草商,都會想盡辦法為吸食尼古丁作解脫,說什麼有吸煙的自由,又或者提倡吸煙可令人放鬆或更有靈感,甚至推銷濾咀、電子煙、加熱煙等能有效減少吸入有害物質等。這些也許是為何使用傳統煙的人少了,但使用電子煙還是有增長的原因,將來也難保煙草商再推出其他「更新版本」的煙草產品。
筆者讀書年代做過一份小型的研究論文報告,正正就是講述吸煙對孕婦和胎兒的影響。香煙裏面有超過四千種的化學成份,有一大堆是有害物質,當然包括尼古丁,不單會削弱男士精子的質與量,亦增加懷孕和分娩期間異常出血的風險達一倍。
對腹中寶寶而言,會增加他們早產的機會。即使在足月出世之後,也可能出現體重過輕。因為吸煙會減緩寶寶出生前的發育,尤其會損害正在發育的肺部和大腦,這種損害會持續到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此外,吸煙也會增加寶寶出現出生缺陷的風險,包括裂唇、裂腭,甚至兩者兼而有之。
很多人以為吸煙只影響肺部,但事實上無論是哪一種香煙產品,都會影響血管,也即基本上影響整個身體,甚至包括皮膚。會令皮膚出現暗啞、提早衰老的情況,就更莫說身體內的其他器官。只是其影響不是即時見得到,尤其年輕人自恃「大把時間」,誰知吸煙的影響是長久累積在身體內,任你如何年輕力壯也不能抹去。不只是會引起不同癌症,吸煙本身就像幫自己吸入癌細胞一樣。
筆者有時見到一些女士會很着重保養自己的皮膚,卻又停不了吸煙;有時一些男士很着緊要及時進補,卻又是停不了抽煙;有時一些人士會很小心留意食物標籤,但又是停不了使用載滿警告字句的煙草產品。這些都令筆者感到莫名其妙。
事實上,香港人雖然看似很講究「健康生活」,但往往只比較着重「補給」,卻不太喜歡減少壞習慣。
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經銷商成功的地方,令不少民眾以為壞習慣可以照舊,只要補這些加那個就可以護心護肝護什麼都成。不過人性確實也如此,經銷商可能也只不過是投其所好而已。
下定決心
只是,傳統也好,另類也好,煙草產品就是煙草產品,都會危害大眾身體健康,都對本地公共衞生造成巨大的威脅。因此,陳肇始教授也提出積極計劃作全方位加強控煙的各項措施。從策略層面來看,正如上文提及,政府需要展現如控制天花、含鉛物質一樣清晰而絕對的決心。
第一步自然是確立目標,並需要有一個不能太長的時間表,煙草使用率處於較低水平並且呈下降趨勢是一個良佳的契機。一些外國的經驗也值得參考,例如愛爾蘭、瑞典、紐西蘭擬於2025年達成吸煙率低於5%、英國和芬蘭擬於2030年達成吸煙率降至5%以下,加拿大的目標是2035年。各國的策略並不盡同,包括減少年輕人、女士的吸煙行為、強化及協助國人包括孕婦具實證基礎的戒煙服務、降低煙草產品的成癮性及吸引力、維持煙草產品之高稅率、令民眾不輕易取得煙草產品、確保製造、輸入及零售業者遵守法律義務,以及強化科學研究、監測及國際合作等。
始終各國因文化背景有所不同,對煙草使用的防制進程會有不同之規劃。而香港的目標則是希望在2025年前,將吸煙率降至7.8%。其成功與否,很取決於「煙草終局」的相關政策能否在短時間內凝聚到全民共識。
紐西蘭的「煙草終局」策略中,其實還包括強化與社區動員和協作的健康促進策略。這點筆者特別認同。
相對於煙草而言,多糖、多鹽、多油、少菜、少生果、少運動也必然沒有那麼「毒」。如果我們連杜絕煙草使用也未能說服市民大眾,恐怕要做到「健康生活」就更加遙遠。
假使能夠多適當地利用社區資源,令「煙草終局」變成不只是政府的事,而是社區的事,再而成為人人有責,整個「終局」自然更加事半功倍。
既然癥結在於政府和民眾都需要思維和決心,公眾教育就絕對不可或缺。就等於要真正做到「健康生活」,最有效用的不是什麼「補品」,而是要由良好的飲食習慣開始;要有良好的飲食習慣,除了注意糖、鹽、油的攝取量,也應該由戒煙開始;要實現「煙草終局」,在制定政策的時候,要增加接觸煙草產品的成本之餘,也要特意保護兒童、年輕人和孕婦。
由「吸煙危害健康」到「煙草終局」,我們實在也要一個真正推動「健康生活」的大決心。
撰文 : 天峯醫生

[信健康] 確立煙草終局,戒煙資訊要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