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與逃避型人格障礙

吳崇欣 | 2022-11-22

T來時剛自殺不遂,情緒非常低落。他覺得被好友遺棄了。
三十多歲的男士因為好友不理他而傷心自殺。我心裏感到疑惑。
他說他不想來見我,但他面見多年的精神科醫生極力邀請,他只好試試。
「我看不出談天有什麼用。」那是他第一次來時首句說話。

個案中的男子從小就幾乎跟任何人都毫不親近。

「談天當然沒作用,可是心理治療不是談天。我需要你嘗試告訴我關於你的事,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嗎?」我們約定見面4次,4次之後他覺得沒用,那他就不用來了。
T說出了他的故事。一個非常孤單的故事。
T出生在一個很熱鬧的家庭,他有一個姐姐和兩個哥哥。他們全都比他大上一大截;年紀最接近的哥哥也比他大7年,所以從小他都自己一個人玩。媽媽和爸爸關係不佳,經常吵架,他的大姐、二哥都有不良嗜好──賭博與吸毒,三哥很小就離家出走。T從小就跟任何人都毫不親近。可是,T不知道這種感覺是那麼「特別」,他以為所有人都是這樣。所以他談起自己時,總是一種「就是這樣」的感覺。小學時他的同學就是他朋友,會一起玩一起打機。男生們都鮮有談心,爸媽又忙於工作,「基本上,爸爸和我的溝通就是他罵我。」「他為什麼常罵你呢?」「他什麼人都罵,我哭了他會罵;我拿了東西沒放好他又罵,而且每次都粗口橫飛。」
他說爸爸跟他近10年說過的話,打出來不會多於一張A4紙。
至於媽媽呢?媽媽總是太忙碌,沒時間。T小學時,姐姐和哥哥們都是青少年,哪有興趣照顧小弟弟?T所有難關都是靠自己渡過,包括被高年級學生欺負,他曾經被幾個男生用垃圾扔他、偷走他的書包掉出校門外等等,家裏誰都不知道。「你有想過要告訴家人嗎?」「沒有。他們大概都沒興趣知道。」
T告訴我這些時,好像在談別人的故事一樣,一點情緒都沒有,非常冷酷。可是當我跟他做影像回溯時,他好像打開水龍頭一樣哭得很厲害。我心裏很驚訝,雖然只是5分鐘的練習,也急急停下來讓他回到正常狀態之中。
因為這種極端情緒流露,對於他那麼習慣冷漠關係的人來說,大概太刺激太不舒適了。果然到第二次見面,他說他不會再來。
然後,他又出現了。一臉讓人難以理解的神色。

像男子T的人格障礙患者有時情緒很冷靜,但有時卻突然哭得很厲害。

被看不起
「我答應了來4次是吧?」他一坐下就說。我讓他意識到,他的情緒總是在「沒感覺」和「極端」之間遊走,這一定讓他很懊惱。他搖頭嘆氣,「人際關係都是令人煩惱的東西。」我好奇追問,他顧左右而言他約40分鐘。「他們都看不起我。」
「誰看不起你呢?」「我的朋友、同事……好朋友。」
T只有一個兒時好友還在聯繫,因為他們都喜歡打某一款電玩,經常上網一起打,邊打邊聊天,慢慢就熟落起來了。「我告訴他從沒告訴別人的事,包括我哥哥因吸毒入了戒毒所,姐姐經常因賭債而問爸爸要錢。」
他頓了頓,看着我。「然後呢?」「然後他把我的事告訴了我另一個舊同學。我很生氣,去他家樓下揍了他一頓,之後他就不接我電話了。」他流下眼淚。「那真的很讓人難過和生氣啊!」我說。「以前有過生氣得要揍人的時候嗎?」
「我都是揍自己比較多。」T小時候覺得心裏難受,他就會用打火機燒自己手臂,他給我看了手臂上各種疤痕。
如履薄冰
對T來說,他從未跟人那樣親近,把自己的家事跟對方談,那用上了他有生以來的勇氣。因為從小他都被人拒絕和欺負,常覺得自己被同學老師看不起,因為他總是校服不整潔,甚至還曾經有頭蝨被學校要求暫時休假。他很習慣人家對他的冷淡與拒絕,家人對他的關注也以責備居多,所以他絕大部分時間都和人保持很遠距離,甚至可以說,他盡量不想有人注意到他。
「那你會不會覺得很寂寞?」我問。他板着臉說:「那還比較輕鬆。」
孤單對他來說,是最舒適和安全的狀態。家人的冷漠也讓他很習慣,有人對他熱情和表達關心,他反而非常不舒適,而他有能耐把所有情緒都收在心裏盡量不流露出來,他的秘訣就是一感到不舒適就離開。所以,我每次見他都如履薄冰。不能表現得太關心太肉麻,又不能表現得過於事不關己。
當我想到他可能有邊緣人格障礙和逃避型人格障礙時,跟他明確提出,我們要集中讓抑鬱症狀得以紓緩。第四節,我請了三哥和他一起來,因為他的面談費用都是由這個早早離家出走的三哥在付。當三哥在他面前說:「我就只有一個弟弟。我們的家庭很麻煩,還請你照顧照顧他。」我聽了忍不住眼泛淚光。
T看見了,他提出:「我們再多約8節吧。」
註:故事中的人物、背景不代表真實個案。
撰文 : 吳崇欣_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信健康] 解構人格障礙成因,心理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像男子T的人格障礙患者有時情緒很冷靜,但有時卻突然哭得很厲害。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