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型人格障礙

吳崇欣 | 2022-11-15

我與軒見面已超過半年,經常被要求的是「你聽我說……」。
軒可以不斷重複描述他的失意,考試考得不好,無法升職;和同事關係不佳,上班總是害怕跟人聯繫,會盡量低頭不望別人。
當邀請他定下治療目標,去克服這些社交障礙時,他就說出另外20項他想改變的東西來。
「你聽我說吧。我不止這樣要改變,還有……」驟聽起來,軒好像很有動機去改變,畢竟這是他第三年尋求心理學家協助去走出困局。可是,一些早期目標被達成了,他的反應是:「那也沒什麼。」「我還是在工作場所沒朋友。」「我考試失敗了,你說怎麼辦?」
我問他:「考試失敗了,那又會怎樣呢?」
「別人問起,我都無地自容了呀!」他理直氣壯地說。

個案中的男子上班總是害怕跟人聯繫,會盡量低頭不望別人。

所有的失意,基本上都連繫到一件事──我被人看不起。軒極度擔心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因此幾乎任何社交都是他的壓力來源。他總是避免跟人親近,同時覺得很孤單。在治療室,最常聽的是他問「你為什麼不聽我說?」
我讓這部分的他坐在椅子上說話:「你好像很重視要不斷說話,即使話已說過好幾遍了,你仍然覺得必須再重申,你為什麼這樣做?」
「我怕你聽不到。」「可是我已經聽到了啊!X和Y不是已經說過好多次了嗎?」
「我怕你不明白我的擔憂。」「如果明白了也只是改變的起步,你不斷尋求確定被聽懂了,那又怎樣?」
「我比較安心。」「所以,在不斷重複地確定自己被聽見的過程中,你覺得比較沒那麼焦慮了?」他點頭。「因為感覺焦慮得到紓緩,所以有點控制感是嗎?」他點頭。
「如果真實的進步,需要我們在現實中面對那些焦慮感,直至它慢慢減退,而不是透過治療對話來達到呢?」
軒習慣用這種以確定自己被聽見換取控制感的方法來應付焦慮,不但令他在治療過程中小看了自己的進步,在日常中也使他的社交焦慮延續。這情況持續經年,成為他逃避所有與人接觸的可能,成為逃避型人格障礙。
作者為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www.mindfully.hk

[信健康] 逃避型人格障礙特性,專家資訊可留意!【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