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痛叫能醫不自醫

蘇瑞雯 | 2021-12-03
常言道能醫不自醫,治療師每天陪伴個案面對不同的情緒困擾或生活困難,專業訓練讓我學懂如何帶着客觀、技巧、專業、同理心及耐性來處理不同的求助個案,然而,原來當面對至親需要時,真的能醫不自醫!

常言道能醫不自醫,治療師每天陪伴個案面對不同的情緒困擾或生活困難,專業訓練讓我學懂如何帶着客觀、技巧、專業、同理心及耐性來處理不同的求助個案,然而最近當我要照顧媽媽時,卻又變得缺乏耐性及無法冷靜抽離處理,原來當面對至親需要時,真的能醫不自醫!

又或許治療師也只是一個普通凡人,當角色變了,也需要一個喘息空間。

曾經有求助個案因為家人面對情緒困擾而陷入痛苦狀態,以下這句說話,我聽過不下一次:「Sandy,我覺得自己好像被拉進了黑洞一樣,好辛苦!」這句說話也不只出自一位求助者。

這些照顧者的身份有父母、子女或伴侶,他們照顧的親人,有些是長期身體病患者如癌症、認知障礙症;也有些是情緒病患者如抑鬱、焦慮、強迫症,大家都知道這些病並非朝夕可以痊癒,有些甚至是無法根治,可以想像照顧者的身心會有多麼累!而當照顧者每天都在吸收負能量而無法抽離時,又可以想像那是另一場心理折磨!

感受複雜

憶起一次,看着個案拿起黑色的粉筆在畫紙上不停地打圈,一邊畫一邊流淚,然後說了一句:「Sandy你可以把我從黑洞中拉出來嗎?」那一刻,無論是從其作品或分享,我也看到、聽到一份悲傷與無助的求救!

照顧者的情緒究竟可以有多複雜及糾結?這種感覺我從來不會陌生,因為很多年前,我也曾經是一位照顧者,陪伴爸爸抗癌7年,那種複雜的情緒,夾雜着矛盾、心痛、擔心、恐懼、不安、自責、無助……

長年累月在勞碌工作與進出醫院之間的拉扯矛盾、看着爸爸骨痛卻無法助他紓緩痛楚的無助、每次凌晨把他送進急症室的恐懼與擔憂、看着爸爸因為病情影響而心情不好發脾氣或拒絕就醫,甚至繼續煙駁煙的情況時,我的大腦便無法自控而大發雷霆,但往後那份自責更讓我討厭自己!我所經歷過的這些複雜情緒,又何嘗不是個案對着我邊哭邊說的內容?

內心矛盾

理智總會告訴自己要有耐性、要平常心、要控制情緒,但是原來當那種身心俱疲及複雜情緒到達臨界點時,再多的理智也會被情緒所蓋過!那時候我仍未當上治療師,也不懂得如何照顧自己的情緒需要,但是這場經歷卻讓自己深深感受到那種心力交瘁及複雜心情究竟有多磨人!

最近當我照顧媽媽時,這種感覺又走了出來。不同之處是,我學懂了察覺自己的情緒,學會尋求其他協助,學會累了便說出來,學會想休息便去休息,不要把所有擔子揹上雙肩,想一想當照顧者也無法照顧好自己時,還談什麼照顧陪伴。容許我今天帶點私心,借此篇幅,抒發壓力!

作者為註冊藝術(表達藝術)治療師

[email protected]

 

[信健康] 學懂放鬆益處多,自癒訊息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