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無牌者啪頸 音樂人頭暈手無力 脊醫呼籲應尋求專業醫護治療

王俊華脊醫 | 2022-01-21
有些人有一種頗常見的先天頸椎問題,其實並不代表很可怕。 (網上圖片)

有病人反映,近期在社交網站出現一些廣告,稱可徒手矯正脊椎消除痛症,但未有提及治療者是否有專業醫護資格。

一位三十多歲音樂人,因為頭痛頸痛,見到這些廣告後前往求助,可是痛症沒有改善之餘,更發覺有嚴重手麻痹;再次提醒大家,沒有專業診斷下接受非合資格人士治療,一旦在醫療過程中受傷,是未能受到保險保障。

這位女患者從事音樂製作,長期在錄音室工作,習慣對聲音敏感,尤其於寧靜環境下會特別敏感。近期壓力頗大,每天工作時間很長,經常有頭痛和頸痛,最近更有失眠情況,在未能入睡之時,會有輕微耳鳴,愈靜就愈強烈。

對於睡前耳鳴,起初不以為意,但是,發覺頸痛和頭痛愈來愈嚴重,耳鳴在日間亦有發生,而且間中有頭暈,連帶肩膊和手指也感到輕微乏力。她上網查看,發現都巿人常見頸椎弧度變直,導致頸痛頭痛,觀察到自己頭部和肩膊也有前傾,在娛樂圈工作的她很注重外表,見寒背愈來愈嚴重,於是擔心起來。

偶爾在社交網站發現一則治療頸痛頭痛的廣告,聲稱可徒手矯正脊椎消除痛症,她見這個廣告經常出現,查看該公司網頁於各區有多所分店,設有先進治療儀器,並且開辦徒手矯正、關節復位的課程給公眾報讀,她認為能夠開班授課,相信是合理可靠的地方。

感覺奇怪

第一次上到去,見在場人士稱呼一位男士為醫師,職員安排這醫師為她診斷,摸了其頸部一下,即指出是頸椎錯位,需要做徒手矯正的復位,並表示只需做一次便好,叫她摸摸自己頸椎,是否左右大小不同,女患者覺得又的確有一邊是比較大。就在她不為意的情況下,猛力的扭動了其頸椎一下,她聽到很大的「咔」一聲,之後感到有點頭暈,維持了幾分鐘才回過神來。雖然起初一兩天頸椎像放鬆了,但之後發覺手無力和頭暈日漸嚴重。

第二次回去覆診,這醫師說她的情況,是因為頸椎復位後不習慣,肌肉本身有很多筋肌的黏連,需要打衝擊波,加錢就可以做,她相信這個解釋,接受了衝擊波治療,可是打的時候痛得非常厲害,手麻痹極度嚴重,當下感覺奇奇怪怪,回家後發覺麻痹感加倍厲害,於是聽從朋友建議求助脊醫。

先天因素

她來到脊醫診所,觸摸其頸椎,發現左右大細有明顯分別,懷疑她有天生的脊椎問題,而並非頸椎有錯位,又由於她有手麻痹,擔心會否因為頸椎間盤突出壓到神經線,首先安排了X光影像檢查。從X光片所見,頸椎第五及第六節之間,天生沒有軟骨,是一個連貫的位置,這一節骨位是一般人的兩倍長度,少了一節軟骨,兩節頸椎骨先天融合,絕對不是那醫師所說的頸椎錯位。

補充一下,這種先天頸椎問題其實是頗常見,就好像牙齒不整齊,並不代表很可怕,只代表比其他人容易有牙齒問題,例如較易蛀牙等;脊骨天生與別人不同,只要知道自己天生有脊椎異常,會比起平常人容易出現因脊椎引起的不適,加倍注意護理,保持運動習慣,多做適當拉筋,也可以減低痛症風險。

此個案的先天特殊,令頸椎的肌肉容易繃緊,導致頸椎弧度變直引起頭痛,並出現單邊的胸廓出口綜合症,輕微壓到神經線導致手麻痹,而那醫師所做的有部分是正確,包括徒手矯正及衝擊波治療,不過,在沒有影像檢查的支持下,不知道患者脊骨結構與別人不同而施以治療,安全性就大大減低,實在要小心。經過脊骨神經科的幾次治療,女患者的手麻痹已經消失,頸痛和頭痛亦得到改善。

訓練經年

這位女音樂人看過X光片,覺得那醫師的說話與脊醫所講的有如此大分別,曾經致電該公司查詢,發現那醫師根本沒有中醫資格,職員表示他是伸展治療師,伸展治療師在香港是沒有註冊制度,再問相對應學歷證明他的醫術,職員亦支吾以對。以上個案正好證明診斷需要影像輔助,因為世界上總有一些人先天不同,大眾選擇治療時,需要注意對方的專業資格,假如在治療過程中被無牌人士弄傷,是不會得到醫療保險保障。

脊醫的矯正治療背後涉及科學理論,需經過學校數年培訓,在學習矯正前必須學習診斷,參與數百小時的解剖學實習、內臟病理和腦神經科課程,學習關節矯正過程中,精確練習矯正力度、磅數與角度,初期以塑膠模型練習,之後在教授指導下於無痛症者身上練習,從而訓練診斷和矯正能力。透過一系列醫學證據支持診斷結果,找出病人痛的根源以作出恰當矯正。

撰文:王俊華脊醫_香港註冊脊醫及美國註冊臨床營養學家

 

[信健康] 關節矯正要小心,脊醫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熱門話題

健康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