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習慣令腸道微生態失衡?

林盈吟 | 2021-01-22
微生物群和癌症之間有不可磨滅的因果關係,但沒有一種食物能夠一手挑起預防炎症的大樑,須依靠多樣化的食物攝取達到協同效應,通過創造平衡的微生物群,改善宿主的整體抗炎能力。

上一篇文章(見2020年11月20日)提到多樣化飲食與腸道微生物和大腸癌的關係,此文則探討令腸道微生物失衡的飲食習慣。

大腸癌乃全球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相較之下,發達區域的發病率高於發展中地區,其發病率上升則歸咎於生活方式和飲食習慣的改變。近期的醫學研究證據顯示,腸道微生物群的環境失衡,或稱為菌叢不良(dysbiosis),與結直腸腫瘤的形成有關,再加上致病性細菌過度生長,更對腸道細胞有若干影響,導致出現癌症。

這些被稱為大腸癌微生物標記物的微生物群,可用於識別結腸及直腸腫瘤的形成。由於透過飲食模式及其中攝取的營養成份可不斷地塑造和重塑人們的腸道微生物群,因此構成飲食、微生物群、宿主間不可劃分的交互作用。由此可見,借此動態改善飲食或能降低大腸癌的風險,務求達到預防勝於治療的效果。

大腸癌與H2S

既知改變飲食習慣會影響腸道微生物群,反之,不同的營養成份引發大腸癌的程度也大有不同,普遍認為,高脂肪、高蛋白、低纖維與患大腸癌的高風險相關,而高纖維、中度脂肪、蛋白質的飲食和低加工食品則相反。

飲食對大腸癌發展的影響包括但不限於菌叢不良/平衡,削弱/加強腸道屏障,引起/抵抗發炎,增強/減少免疫系統影響大腸癌風險。大量的研究側重於飲食纖維、低脂肪飲食、地中海飲食(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抗癌效果,相對來說,奧米加3多不飽和脂肪酸(n-3)在人體針對大腸癌的潛在好處的研究則正被發掘中。

另外,紅肉和加工肉中的幾種元素,包括防腐劑(如硝酸鹽和亞硝酸鹽)、肉類中含豐富的某些營養物質(如血紅鐵、硫磺及飽和脂肪),以及肉類加工和烹飪過程中產生的化學品等都具導致癌的作用。

亞硫酸鹽

硫化氫(H2S)通常用作加工肉類中的防腐劑,由細菌在腸道中轉化成無機硫(硫酸鹽和亞硫酸鹽)而產生,或者由發酵性細菌代謝動物類食品(如紅肉)中富含的有機硫化合物得來。大腸癌患者糞便樣本的H2S濃度高於對照組的糞便樣本,甚至發現一些硫化細菌在大腸癌患者的組織樣本濃度含量(豐度)增加。換句話說,H2S產生的途徑相對增加。有趣的是,非裔美國人的硫化細菌和B.wadsworthia的豐度比白人高得多。因此,硫化細菌可能導致非裔美國人的大腸癌發病率高於白人。

n-3治療試驗

再者,在一群平均年齡為71歲的男性中,增加膳食有機硫的攝取與糞便中硫化氫產生的梭菌二甲酸桿菌(Clostridium Clostridioforme)的增加成正比;此結果與加工肉類、紅肉增加腸癌風險的結果一致。

動物脂肪

高脂肪攝取會增加肝內膽酸的合成,這些膽酸被運送到結腸,由微生物群代謝成結腸中具有致腫瘤活性(繼發性膽汁酸)的產品。與非癌症患者相比,腺瘤患者中多種類的活性脂質、繼發性膽酸和磷脂類被升高。

綜合起來,一些膳食活性脂質在沒有腸道微生物群參與的情況下直接促進致癌;膳食脂類通過宿主及微生物群來代謝(例如繼發性膽汁酸代謝)的相關變化間接導致致癌。

奧米加3脂肪酸

n-3能改變抑制腫瘤活性的微生物群。相關的動物及人類實驗顯示使用n-3治療後,脂多醣(Lipopolysaccharide, LPS)和C反應蛋白(C-Reactive Protein, CRP)相繼減少。LPS是誘導產生炎症介質的有力活化劑,在動物實驗模型中,缺乏n-3與較高的壞菌比例相對應,另外還鈍化了免疫系統對LPS的反應能力。

此外,在一項隨機的雙盲對照試驗中研究了53名接受8周n-3治療的受試者血清中的CRP,大幅地減少了40.3%。n-3可以通過增加轉化短鏈脂肪酸細菌,帶來增加抑制LPS的益菌及減少壞菌的連鎖反應。雖然,n-3脂肪酸對腸道健康的根本機制尚未明確,但是它在腸道微生物群中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食物宜多樣化

短鏈脂肪酸

短鏈脂肪酸(SCFA)是腸道細胞的主要能量來源,增加飲食中的膳食纖維有助益菌將其轉化成SCFA,能調控發炎性腸道疾病。薈萃分析(meta-analysis)發現,全穀物攝取量每增加90克,大腸癌風險降低17%。

儘管微生物群和癌症之間有不可磨滅的因果關係,但沒有一種食物能夠一手挑起預防炎症的大樑,而須依靠多樣化的食物攝取達到協同效應,通過創造平衡的微生物群,改善宿主的整體抗炎能力。

撰文 : 林盈吟_中大醫學院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營養師

 

[信健康] 飲食習慣影響腸道,健康資訊派上場!【更多健康資訊:health.hkej.com

 

加工肉類、紅肉會增加腸癌風險。

熱門話題